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翻翻羊的博客

沉默中前进

 
 
 

日志

 
 

[原创]平凡往事(女孩哈利相关)  

2009-06-28 14:23:52|  分类: HP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如果哈利?波特是女孩,你觉得他的冒险会有所改变吗?

JK:是的,我的确认为那些冒险会有所改变。从一开始我就想象哈利是个男孩,所以我从来就没考虑过“哈丽特(Harriet)?波特”,但是我肯定如果这样的话书里的很多事都会改变,比如说罗恩,他必须变成罗娜尔达(Ronalda)。

——摘自罗琳世界读书日网络聊天:2004年3月4日

 

前言:你所读到的是我经过再三修改后的结果,原先的思路以荡然无存。原本想写女版哈利与日记汤姆的互动故事(在那里头是准备让罗恩变女生赫敏变男生的~~),无奈难度太高,不知该如何结局。贴子也删不掉。所以就改成了一短篇,故事很平淡(如果还有故事情节的话),只是一个人东拉西扯,对自己所走过的人生道路的一种独白而已。希望不会太过糟糕。

 

 

 

题目:平凡往事

 

我是哈莉特 波特,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哈或者哈莉。这没什么。要知道,若不是一岁半左右发成的一场悲剧,我与你们也没什么两样。当你们从我身经过时,甚至不会注意到一个有着翡翠眼睛、架着一对圆眼框的黑发女孩,正站在一边用有趣的目光打量着你们。她会在父母的关怀下成长,天真活泼无忧无虑,麻烦纪录一长串。要知道,她的父亲和教父可是著名的捣蛋鬼,其中一位至今还保留着无人打破的留堂纪录。

 

可惜,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在我一岁零三个月的时候,伏地魔来到了我的家,杀死了我的父母。随后发生的事,各位也都知道了。我被称为“大难不死的女孩”,“被选中的人”以及“救世之星”。我不喜欢这样。这根本不是我的功劳。何况为此我失去了双亲,付出十一年寄人篱下遭受不公的童年,以及后来纷纷而至的麻烦和灾难。

 

德斯礼们并没有虐待我,哦,不,他们从未打过我,但也从未关心过我。他们只是让我做家务,在我身上能省就省,不时像我扫射鄙夷目光,高谈阔论就像我根本就不存在,并且确保我样样比不上比他们的‘达达小心肝’。不过,我也不会像刀俎上的鱼肉任由宰割。佩妮姨妈常说我狂野的就像园中的杂草。对此我一笑置之——反正我也不想成为什么淑女。

 

11岁那年生日成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转折。而那之前,一封封信件如雪崩般潮涌而入仿佛成了这一巨变的前奏。虽然德斯礼一家极尽阻挠,我还是收到了我的霍格沃茨录取通知。我还记得,当得知自己是一名女巫时,我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我是说,我,Harriet 波特,碗橱里的孤女,众人眼中额怪人,是一名女巫?要不是知道姨夫姨母毫无幽默感可言,我甚至以为这是一场故意安排的玩笑。不过,我最终还是相信了。海格带我去了对角巷,平生第一次,我迈入了魔法世界的大门,对我来说,一切都是如此新鲜。那时我简直兴奋的难以自拔。而霍格沃茨,雄伟、壮丽的霍格沃茨,又带给我另一轮震撼。它为到来的每一位学生敞开胸怀,提供温暖与呵护,对于一个从小失去父母的孩子而言,这就是家,是天堂。

 

这也是我第一处感受到温暖的地方。

 

随后的生活平稳继续。我认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朋友——罗恩.韦斯莱与赫敏.格兰杰。随后的几年,我们共同经历的大大小小的冒险,互相配合,互相支持。赫敏是我们中的军师,她缜密的大脑总能把方案设计的天衣无缝;罗恩是骑士,冲锋陷阵在所不辞;我则是统帅,把握团队行动的整体方向。我们共同保卫魔法石,解开密室之谜,帮助小天狼星逃脱,一起努力以完成三强争霸赛……斯内普教授曾讽刺我们为“梦之队”,可我喜欢这个名字。毕竟,我们三人是同忍辱、共患难的好朋友,缺了谁,都不再完整。

 

然而,危机却于第五年到来。当我从坟地死里逃生,拖着塞德里克的尸体伤痕累累的归来,换来的,却是人们的阵阵讥讽与不屑。我变得狂躁易怒,对谁都大发雷霆。我知道罗恩和赫敏是为我好,但有时我却更愿意让他们滚一边去让我清静清静。乌姆里奇也绝没有使事情变得更为容易。到现在,我的手臂上依旧留存着‘我不可以说谎’的白色疤痕。这真是我在霍格沃茨最悲惨的一年,也是缺乏沟通、缺乏信任的一年。有时我在想,如果那年我能以更理智、更温和的方式对待这一切,事情是否会大不一样。然而,有些东西你是无法用“如果”挽回。在第五年期末,我失去了小天狼星。

 

是的,对你们而言,小天狼星.布莱克或许仅仅是谣传中的黑巫师,含冤入狱十三年的受害者,以及仅有的没有外援而从阿兹卡班逃脱的阿戈马尼斯。但对我而言,却意义重大。他是我的教父,我唯一的亲人。他曾答应给我一个真正的家。然而,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无数次偷偷落泪,一次又一次的梦见他站在死刑室里,对贝拉特里克斯露出讥讽的微笑。随后,跌落下去,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帷幕之中。噩梦一场连一场。我祈求上天能在给我一次机会,回答我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那年暑假是我最消沉的一个假期。

 

我整天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静静的发呆,思考着,反省着。而随着一连串灾难性事件发生之后,邓不利多教授揭示的预言更如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压在我的心头。这几乎是一项无法完成的使命。我注定要成为“被选中的人”,成为消灭黑魔王的唯一希望。然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感到未来一片茫然。

 

德斯礼们对我不加理会。他们巴不得离我这颗灾星远远的。

 

不过,我并没有在麻瓜世界逗留多久。邓不利多教授将我提前接入陋居,我第二个家园。韦斯莱夫人如同母亲一般拥抱了我。我感觉到了温暖,而这使我好受许多。我知道,我应该打起精神面对现实;但我需要时间。

 

这期间,我学会了逃避。我把伤痛深深埋入心底,预言也被束之高阁。我很少提及两者,即遍只有罗恩、赫敏在。两人也默许了我的态度。“幸存者的歉疚”,不仅仅我有。而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死亡。我知道,恐惧与逃避,我们全是。

 

第六年就在一片愁云惨淡中到来。罗恩与赫敏开始约会。(期间的拉文德事件真可谓惊心动魄。)对此我喜忧参半。他们互相喜欢已经很久了,可这意味着我将更加孤单。这并不是说我没找过男朋友。然而,多数是没聊几句就礼貌的分开了。霍格沃茨的男生大多对我心怀敬畏。

 

或许罗恩是个例外。

 

而他刚好喜欢赫敏。

 

不知从何时起,我常常借故离开。有时我会偷偷溜回公共休息室,就是为了他们两个能在图书馆独处。

 

然而,这也意味着我们的交流日益减少。

 

随后,我与金妮.韦斯莱成为好友。

 

金妮是个不错的朋友。她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会在你需要倾诉的时候安静的一语不发。她与卢娜很不一样。与赫敏相差更多。她的交际圈很广,基本上跨越了霍格沃茨的所有学院。比较受人非议的一点是她似乎常换男友,弄得罗恩总是‘开怀的’在妹妹单身不久,又开始对金妮的审美趣味评头论足,不过通常,赫敏会叫他闭嘴。

 

她的男友,基本上都是黑发。

 

这对我来说是个谜。直到有一天,我从斯内普教授的留堂抽身回来,看到金妮一人趴在公共休息室的炉火旁,四周堆满了OWLs的复习资料。我走近时,才发现她在梦吟。

 

“我不想死,汤姆,求你……”

 

我猛然发现,某些噩梦,从未真正离去。

 

 

9月17日更新

我知道,这是她宁可忘记的一段记忆。

 

我还记得当我撞撞跌跌的冲入密室的重重阴冷的大门时,金妮无助的躺在地上,苍白而脆弱。而她身旁,一个少年伏地魔,英俊的脸上挂着冷冰冰的笑容,正变得越来越明晰。

 

她轻易的相信了他,却为此差一点儿死去。

 

有时我会想,如果当时是我拿到了那本日记,又会如何?或许,我不会被日记迷惑,因为我毕竟没有金妮当年那般孤单无援;或许,我会稀里糊涂的死在密室之中,直到最后一刻才追悔莫及;亦或许,我会有所怀疑,却依然被引入无底深渊,就像金妮。

 

战争结束五年,金妮嫁给了布莱斯·扎比尼,一个黑发的斯莱特林男生(注1)。两人婚后移居加拿大,一年回来一次。圣诞节时,她有时会寄给我夏天的和秋天的枫叶标本,红绿相间。她似乎想对我诉说着什么,却又仿佛没有蕴藏着任何深意。

 

然而,即便是现在,金妮也很少谈及她一年级的那场遭遇。她不想提有关汤姆的事,就像我不愿提及伏地魔。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汤姆.里德尔比伏地魔要更为可怕。

 

我曾从邓不利多教授收藏的记忆中见识过里德尔的能力,也曾在密室中面对面的遭遇过他。英俊,聪颖,隐忍自控,观察敏锐,口才极佳,善于运用言辞蛊惑人心。当年他几乎骗过了所有的人,或许只除了邓不利多。人啊,常常会被虚假的表象所迷惑。而隐藏在美丽外表之下的毒蛇,发动攻击却会更加致命。

 

我一直不明白年轻的汤姆.里德尔是为什么走上这条路。因为我自己就是孤儿(真是拜他所赐),而我也没有走上黑暗道路。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并没有被父母抛弃,也没有经受过战争、饥饿、贫寒的痛苦。(虽然德斯礼们的态度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友好)。我有关心我的朋友,我尊敬的师长,和虽然离去却一直在庇护着我的双亲。我还曾经有过一个教父。而他一直没被爱过。或许他的父母的确对他造成了太深的影响,抑或许孤儿院的生活太过艰辛,还可能因为从小就感受到弱肉强食的残酷,养成了他冷酷无情又自卑自大的性格,而这让他很难在获得别人的关爱。

 

这似乎也是后期伏地魔残忍冷酷、刚愎自用的根源。也是他失败的原因之一。他不了解关心手下的重要,也不明白赤裸裸的杀戮和高压强权根本无法长久保持,即便他杀死了邓不利多,杀死了我,且凤凰社最终被扼杀,也还是会有人起来继续反抗。

 

我始终不认为是我一人打败了伏地魔。他是败在了自己手上。何况,这对很多人都不公平,尤其是那些为此牺牲了生命的人们。他们大多数都是一群普通人,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然而在最为艰苦的时刻,他们依然坚持着,没有屈从于看似强大的黑暗,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追求与梦想。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就像疯眼汉阿拉斯托.穆迪,家养小精灵多比,雷古勒斯.布莱克,莱姆斯.卢平,唐克斯,弗雷德.韦斯莱,科林.克里维,以及许许多多本应快乐生活着的人。

 

还有斯内普教授。

 

他一直是个别别扭扭的人。偏心刻薄,尖酸古怪,还爱记仇。训起人来无人能及,至今纳威经过他的画像时还会害怕得瑟瑟发抖。

 

我恨了他七年。六年因独独针对我的尖酸挖苦的评论,一年因邓不利多教授的死亡。我一直拒绝称呼他为教授,即便校长多次提醒。

 

然而,直至最后一刻。我才最终了解到他的另一面人生。

 

(TBC)

 

 

注1:我也不太清楚布莱斯·扎比尼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所以为了切合故事就给他染了一头黑发ORZ……

至于红绿相间的枫叶,可以理解为金妮(红)和布莱斯(绿)的代表,也可理解为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并非不能共处。而两者的界限也并如此明晰。所谓红绿枫叶本身就是同宗同源。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