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翻翻羊的博客

沉默中前进

 
 
 

日志

 
 

【无授权翻译】邻居守卫者  

2009-09-07 00:16:25|  分类: 中短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目:The Guardians Next Door
作者:sprite.isn't.lemonade.
作者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u/1836558/sprite_isnt_lemonade
级别:T
分类:友谊/伤痛
主角:斯内普,哈利
授权:还是等我能上国外网吧……扶额……
简介:西弗勒斯和米勒娃,假装成麻瓜前往女贞路调查哈利在德斯礼一家的生存状况。原文还在连载,未来的情节可能包括暴力德斯礼,斯内普成为哈利的导师(某种情况而言),爱操纵的邓不利多,不会超过15章。(断网,手头只有两章……所以后续更新可能会慢许多……)


女贞路3号的米勒夫妇是一对非常、非常、非常反常的夫妻,拜托,拜托了。他们是地球人死光光后你才会想起可能出现在古板无聊悲剧到一定境界的小惠金区,站在他们全新的暑期住房前面。

米勒先生是一名科学家(某种程度而言),他总是要进行稀奇古怪的实验,在他推测应该被称做‘实验室’的地方。他通常油腻的黑发今晚奇迹般变成了蓬松时髦的棕色,体重也增加了不少,因为在抵达他们的新家之前,米勒夫人强迫他灌下了某种药水。米勒夫人个子很高,神情严肃,带着一副方形眼镜,乌黑的头发总挽成一个很紧的发髻。她在一所特殊学校从事教学工作,这所学校到还不是专门为残障儿童设置,它是一所为拥有某些/特殊天赋/的孩子开办。米勒夫人上一次拜访女贞路似乎还远在十年以前,能回来她可一点都称不上激动,尤其这次陪她来的还有米勒先生。

米勒夫妇没有自己的孩子,尽管这的确没啥大惊小怪,因为他们压根没结婚。米勒先生觉得米勒夫人——还有其他任何人——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而米勒夫人也觉得他们所谓的‘关系’相当不正常,因为她比米勒先生大了几乎四十岁。

尽管他们被认为是夫妻,事实上他们从来没举办过什么婚礼,只是一个满肚子鬼主意的老头子告诉米勒夫妇,他们这个暑假必须搬到女贞路看住他们的邻居,尤其是那个被假定为是房主外甥的孩子。

在米勒一家搬来这里之前,住在3号的一家人突然决定整个暑假都搬去爱尔兰,房子就留给了米勒夫妇。他们没有车,尽管这是好事——因为两人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公共交通会转变成一场灾难,而他们也没有适合的货币交付出租车费。不过米勒夫妇有他们独到的旅行方式,一眨眼功夫,他们就离开出发地,抵达房子前的门阶,提着他们全部行李。

“就这了,西弗勒斯。”米勒夫人平稳的声音飘荡在黑暗之中,他们抬头看着马路旁面包切割机一般的房子。跟这条街上其他的房子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三号的前门拥有黄铜门铃。几课星星在头顶眨巴眼睛,微弱的星光帮她看到了对面苍白面孔摆出一副郁郁寡欢的苦样子。

“阿不思说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多一点,”她继续道,知道身旁的男人多痛恨自己被强行拖出了他的‘办公室’。即便这句安慰话也没法抚平他绷紧了的阴沉面孔。

“一个月多一点?”他冷笑道,“在那孩子拿到信的时候又会怎样,米勒娃?我们留下他,返回霍格沃茨,知道他那可爱的亲戚会忠诚的将他准时送去学校?诚实而言,如果我们最终被困在这里超过两个月,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

米勒娃恼怒的甩了甩头。“为什么你总是给自己制造障碍,西弗勒斯?”

“为什么邓不利多总是要派/我/去做一些他自己能完美解决的事情?”

“西弗勒斯,你知道为了今年那些麻瓜出生的新生入学,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如果你不希望留下,那么我建议在你还能离开的时候,离开。”

西弗勒斯盯着他的同事,黑暗渐渐沉下,将两人统统淹没其中。他痛恨她总是表现得好像她还是他的老师,尽管他们现在理应平等相待。邓不利多就像逗弄一只被洗脑的小狗一般将他操纵得团团转已经够糟了;他可不需要米勒娃也来横插一脚!

“我会留下,”他干巴巴的说,回想起他十一年前对邓不利多许下的诺言,尽管老校长没能完成他这一半的契约,他只留下了波特一家三分之一的人活着。

米勒娃简略点点头,冲大门挥动魔杖;住在这里的麻瓜忘了给他们留钥匙了,使用魔法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她又一次挥动魔杖,行李就飘飘悠悠的飞过了门廊,免得他们自己费时费力。

如果不是散发着冷光的月亮恰巧被一片云彩遮住的话,那么他们其中一个邻居或许会看到,几包行李箱自动飞入了3号住房……

女贞路4号住宅的佩妮.德斯礼正震惊的盯着窗外;兰登一家什么时候将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了陌生人?除了他们模糊的背影,她没法看到更多,但她知道兰登一家要比站在门口的夫妻矮得多。他们还有四个孩子,但是门外只有两个人,似乎压根就没有孩子的踪影。

佩妮的心砰砰直跳,想着她怎可能错过兰登一家的离开。她一直在偷偷观察着自己的邻居;怎么可能忽视这样大的事情,比如说——有陌生人搬入这里?!

‘都是那个孩子的错。’她迅速安慰道。如果他今天下午没有摔破她最喜爱的茶壶,她也就不会整个下午都呆在屋里冲他吼叫,惩罚他的笨手笨脚。

“弗农,快来这里!”她冲着丈夫嘶声叫道,后者正没精打采的靠着沙发,坐在她心爱的达达小心肝身旁,收看晚间新闻。两人都完全无视她。弗农的目光全都黏在电视上,即便是达利,脸上都挂着恍恍惚惚的神情,融化了的草莓冰淇淋从嘴角顺着下巴流下来,他坐在那里,眼皮都不眨一下。若不是她爱他们爱的瞎了眼,佩妮估计老早就将他们的冰淇淋从手中抢走,统统倒扣到他们脑袋上去。

“/弗农/!”当她简短的瞥了一眼她的邻居都穿着什么时,她发出了一声耸人听闻的高声尖叫。是她的想象,还是他们真的穿着/斗篷/?!

“怎么了,佩妮?”弗农不耐烦的问道,依然呆坐在距电视一两英尺的地方。

“外面有人!”

“只不过是邻居,亲爱的。”

门外,佩妮惊慌的尖叫回荡在静悄悄的夜里,立即抓住了三号新房主的注意。

“那会不会是可怜的佩妮?”米勒娃厌恶的看着那个厚着脸皮呆呆监视他们的女人。自打十年前他们将哈利.波特留在她家门阶上之后,她就没见过那人。显然,从那之后,无论是外貌还是举止,她都是老样子。

尽管西弗勒斯最后一次见到她已是十五年前,但他还是认出了她。虽然已经成年,她依然拥有一头软塌塌的金发,一个超乎常人的长脖,还有那种讨人厌的不服从态度,这种态度西弗勒斯早就从每年走入他课堂的学生身上习以为常了。

他暗自咒骂着她的存在,看到她丈夫走到窗口瞥视着他和米勒娃。如果不是因为佩妮——或者‘特妮’,西弗勒斯回忆到——他才不用在留守女贞路期间,只要没睡着就被迫服用复方汤剂。他不在乎她是否认出了他,但邓不利多希望在他们留下期间确保最大化的不动声色,好看看德斯礼们在正常情况下究竟如何对待他们的外甥。

西弗勒斯知道邓不利多不太像是能真心关心男孩的生活状态。但是,一如平常,他还是做了老校长派给他的所有任务,无论那是什么。

不过,他也不是邓不利多聪明计划的唯一受害者。自从那孩子还是个婴儿,费格太太就被调动到附近看护他——在邓不利多的要求下,当然。最近,她汇报说德斯礼对男孩的行为越发粗暴无礼,最终西弗勒斯和米勒娃被派到这里执行一项新任务。

老费格的住处与德斯礼一家隔着一条街,跟他们的关系也不很好。他们只是在他们想要出门又不希望男孩毁了他们的假期时,才会将他送去看孩子。西弗勒斯不是很明白老人派他和米勒娃前来调查的动机——那个哑炮很专业,在西弗勒斯看来——但他却一点都不关心。忍受一连串的钻心腕骨听起来要比试着跟他前任朋友的可怕姐姐交朋友要有趣的多,还别提她还有个跟她一样可怕的家庭。

更别提波特。该死的,愚蠢的,/波特/。西弗勒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他知道他某天必须面对这臭小子,但是为什么他们第一次会面不能在霍格沃茨,在西弗勒斯能拥有全部特权、而波特只是又一个骨瘦如柴的一年级小东西?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邓不利多没有只是派遣米勒娃前来,还坚持西弗勒斯也要跟着一同前往?来折磨他?让他看看那个猜想中应该被‘惯坏了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并且突然忘记这个臭小子的父亲在十几年前对他所做的一切么?难道邓不利多/真的/认为他能够对/任何/詹姆.波特的孩子感到同情?

他或许答应过邓不利多要保护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必须/喜欢/这孩子!

尽管他和米勒娃试图装着他们没有看到德斯礼从他们楼梯下面的窗户观察他们,他没法不想简短回头看向他们的方向,寻找任何波特存在的痕迹。除非那个肥嘟嘟的金发男孩是波特,那么,他似乎不在那里。

西弗勒斯发现自己开始想象波特究竟会长成什么模样。他得知的唯一一条有关那孩子长相,是他拥有他母亲的眼睛,外加某条伤疤。就他所知,邓不利多以一种最坦诚的方式对他撒谎,因为孩子除了眼睛,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詹姆.波特克隆体。当他试着想象出孩子的模样时,西弗勒斯不禁打了个寒颤。有一阵儿他考虑过是否向米勒娃刺探答案,但又迅速否决了。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好似针对波特/感兴趣/,尤其是对米勒娃,后者已经试着要证明他会喜欢波特的……最终。西弗勒斯下定决心要证明她大错特错。

“我不是个孩子,米勒娃。”他冲她厉声吼道,因为她轻柔的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试着将他领入房中。“我完全有能力自己找到入口。”

一旦黑色长袍尾边滚滚消失在门口,米勒娃担忧的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个暑假会很漫长。’

××××××

在经过了一夜时断时续的不稳睡眠之后,第二天清早,西弗勒斯在一间又小又亮的房中醒来。希望能至少让他感觉好些,米勒娃让他占据主卧房,而她自己住客房。然而西弗勒斯并没有被愚弄。他知道,作为一名变形术专家,她一挥手臂,毫无疑问就能将自己的房子扩展十倍,也不像西弗勒斯那样需要在睡前将房子全部粉刷,他那间墙壁上到处都是令人恶心的甜腻庄园花朵纹饰。他的窗户也有问题,它们压根挡不住阳光;尽管西弗勒斯在上面施了数不尽的咒语阻挡这些麻烦事。特大号桃花木软床无法与他自己的相比,而一想到床的前任主人在上面可能做过什么,他就想要将自己胃里的东西全部清空。幸运的是西弗勒斯在变形术还算颇有心得,他为自己变出了一张床(虽然不如他在霍格沃茨地窖私人宿舍那张熟悉舒适),可是他原本可怜的夜间睡眠还是进一步恶化。

更糟的是,米勒娃已经对他的衣橱来了场坚壁清野,现在里面一件斗篷长袍都没有,好让他尽可能少的被诱惑着‘忘记’自己理应打扮得像个麻瓜。临时变出来的黑色裤子还有翡翠绿色运动上衣简直令人忍无可忍,在这方面米勒娃就像母亲对待小孩子一般对待他,令他想要将所有东西统统变成自己熟悉的黑色长袍,好向她游行示威。拜托,他已经三十一岁了,不是五岁!

当他穿上自己的新衣服时,他的怒火已经彻头彻尾的燃了起来(外加一点点窘迫)。肥肥大大的衣服在他消瘦的骨架下松松的挂着,不过当麦格老妈喂给他第一滴复方汤剂时,这些衣服就合身了。他大步下楼,立马闻到了厨房散发出来的焦味。

题目:The Guardians Next Door
作者:sprite.isn't.lemonade.
作者链接:[url]http://www.fanfiction.net/u/1836558/sprite_isnt_lemonade[/url]
级别:T
分类:友谊/伤痛
主角:斯内普,麦格(因为我只对第一章感兴趣所以第二主角哈利就换成麦格了XD)
授权:还是等我能上国外网吧……扶额……
简介:西弗勒斯和米勒娃,假装成麻瓜前往女贞路调查哈利在德斯礼一家的生存状况。原文还在连载,未来的情节可能包括暴力德斯礼,斯内普成为哈利的导师(某种情况而言),爱操纵的邓不利多,不会超过15章。(不过我只对斯内普和麦格在麻瓜住宅的互动感兴趣,所以只翻译了一章。而且现在上不了国外网了,有兴趣的请自行搜索……)


女贞路3号的米勒夫妇是一对非常、非常、非常反常的夫妻,拜托,拜托了。他们是地球人死光光后你才会想起可能出现在古板无聊悲剧到一定境界的小惠金区,站在他们全新的暑期住房前面。

米勒先生是一名科学家(某种程度而言),他总是要进行稀奇古怪的实验,在他推测应该被称做‘实验室’的地方。他通常油腻的黑发今晚奇迹般变成了蓬松时髦的棕色,体重也增加了不少,因为在抵达他们的新家之前,米勒夫人强迫他灌下了某种药水。米勒夫人个子很高,神情严肃,带着一副方形眼镜,乌黑的头发总挽成一个很紧的发髻。她在一所特殊学校从事教学工作,这所学校到还不是专门为残障儿童设置,它是一所为拥有某些/特殊天赋/的孩子开办。米勒夫人上一次拜访女贞路似乎还远在十年以前,能回来她可一点都称不上激动,尤其这次陪她来的还有米勒先生。

米勒夫妇没有自己的孩子,尽管这的确没啥大惊小怪,因为他们压根没结婚。米勒先生觉得米勒夫人——还有其他任何人——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而米勒夫人也觉得他们所谓的‘关系’相当不正常,因为她比米勒先生大了几乎四十岁。

尽管他们被认为是夫妻,事实上他们从来没举办过什么婚礼,只是一个满肚子鬼主意的老头子告诉米勒夫妇,他们这个暑假必须搬到女贞路看住他们的邻居,尤其是那个被假定为是房主外甥的孩子。

在米勒一家搬来这里之前,住在3号的一家人突然决定整个暑假都搬去爱尔兰,房子就留给了米勒夫妇。他们没有车,尽管这是好事——因为两人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公共交通会转变成一场灾难,而他们也没有适合的货币交付出租车费。不过米勒夫妇有他们独到的旅行方式,一眨眼功夫,他们就离开出发地,抵达房子前的门阶,提着他们全部行李。

“就这了,西弗勒斯。”米勒夫人平稳的声音飘荡在黑暗之中,他们抬头看着马路旁面包切割机一般的房子。跟这条街上其他的房子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三号的前门拥有黄铜门铃。几课星星在头顶眨巴眼睛,微弱的星光帮她看到了对面苍白面孔摆出一副郁郁寡欢的苦样子。

“阿不思说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多一点,”她继续道,知道身旁的男人多痛恨自己被强行拖出了他的‘办公室’。即便这句安慰话也没法抚平他绷紧了的阴沉面孔。

“一个月多一点?”他冷笑道,“在那孩子拿到信的时候又会怎样,米勒娃?我们留下他,返回霍格沃茨,知道他那可爱的亲戚会忠诚的将他准时送去学校?诚实而言,如果我们最终被困在这里超过两个月,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

米勒娃恼怒的甩了甩头。“为什么你总是给自己制造障碍,西弗勒斯?”

“为什么邓不利多总是要派/我/去做一些他自己能完美解决的事情?”

“西弗勒斯,你知道为了今年那些麻瓜出生的新生入学,他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如果你不希望留下,那么我建议在你还能离开的时候,离开。”

西弗勒斯盯着他的同事,黑暗渐渐沉下,将两人统统淹没其中。他痛恨她总是表现得好像她还是他的老师,尽管他们现在理应平等相待。邓不利多就像逗弄一只被洗脑的小狗一般将他操纵得团团转已经够糟了;他可不需要米勒娃也来横插一脚!

“我会留下,”他干巴巴的说,回想起他十一年前对邓不利多许下的诺言,尽管老校长没能完成他这一半的契约,他只留下了波特一家三分之一的人活着。

米勒娃简略点点头,冲大门挥动魔杖;住在这里的麻瓜忘了给他们留钥匙了,使用魔法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她又一次挥动魔杖,行李就飘飘悠悠的飞过了门廊,免得他们自己费时费力。

如果不是散发着冷光的月亮恰巧被一片云彩遮住的话,那么他们其中一个邻居或许会看到,几包行李箱自动飞入了3号住房……

女贞路4号住宅的佩妮.德斯礼正震惊的盯着窗外;兰登一家什么时候将自己的房子出租给了陌生人?除了他们模糊的背影,她没法看到更多,但她知道兰登一家要比站在门口的夫妻矮得多。他们还有四个孩子,但是门外只有两个人,似乎压根就没有孩子的踪影。

佩妮的心砰砰直跳,想着她怎可能错过兰登一家的离开。她一直在偷偷观察着自己的邻居;怎么可能忽视这样大的事情,比如说——有陌生人搬入这里?!

‘都是那个孩子的错。’她迅速安慰道。如果他今天下午没有摔破她最喜爱的茶壶,她也就不会整个下午都呆在屋里冲他吼叫,惩罚他的笨手笨脚。

“弗农,快来这里!”她冲着丈夫嘶声叫道,后者正没精打采的靠着沙发,坐在她心爱的达达小心肝身旁,收看晚间新闻。两人都完全无视她。弗农的目光全都黏在电视上,即便是达利,脸上都挂着恍恍惚惚的神情,融化了的草莓冰淇淋从嘴角顺着下巴流下来,他坐在那里,眼皮都不眨一下。若不是她爱他们爱的瞎了眼,佩妮估计老早就将他们的冰淇淋从手中抢走,统统倒扣到他们脑袋上去。

“/弗农/!”当她简短的瞥了一眼她的邻居都穿着什么时,她发出了一声耸人听闻的高声尖叫。是她的想象,还是他们真的穿着/斗篷/?!

“怎么了,佩妮?”弗农不耐烦的问道,依然呆坐在距电视一两英尺的地方。

“外面有人!”

“只不过是邻居,亲爱的。”

门外,佩妮惊慌的尖叫回荡在静悄悄的夜里,立即抓住了三号新房主的注意。

“那会不会是可怜的佩妮?”米勒娃厌恶的看着那个厚着脸皮呆呆监视他们的女人。自打十年前他们将哈利.波特留在她家门阶上之后,她就没见过那人。显然,从那之后,无论是外貌还是举止,她都是老样子。

尽管西弗勒斯最后一次见到她已是十五年前,但他还是认出了她。虽然已经成年,她依然拥有一头软塌塌的金发,一个超乎常人的长脖,还有那种讨人厌的不服从态度,这种态度西弗勒斯早就从每年走入他课堂的学生身上习以为常了。

他暗自咒骂着她的存在,看到她丈夫走到窗口瞥视着他和米勒娃。如果不是因为佩妮——或者‘特妮’,西弗勒斯回忆到——他才不用在留守女贞路期间,只要没睡着就被迫服用复方汤剂。他不在乎她是否认出了他,但邓不利多希望在他们留下期间确保最大化的不动声色,好看看德斯礼们在正常情况下究竟如何对待他们的外甥。

西弗勒斯知道邓不利多不太像是能真心关心男孩的生活状态。但是,一如平常,他还是做了老校长派给他的所有任务,无论那是什么。

不过,他也不是邓不利多聪明计划的唯一受害者。自从那孩子还是个婴儿,费格太太就被调动到附近看护他——在邓不利多的要求下,当然。最近,她汇报说德斯礼对男孩的行为越发粗暴无礼,最终西弗勒斯和米勒娃被派到这里执行一项新任务。

老费格的住处与德斯礼一家隔着一条街,跟他们的关系也不很好。他们只是在他们想要出门又不希望男孩毁了他们的假期时,才会将他送去看孩子。西弗勒斯不是很明白老人派他和米勒娃前来调查的动机——那个哑炮很专业,在西弗勒斯看来——但他却一点都不关心。忍受一连串的钻心腕骨听起来要比试着跟他前任朋友的可怕姐姐交朋友要有趣的多,还别提她还有个跟她一样可怕的家庭。

更别提波特。该死的,愚蠢的,/波特/。西弗勒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他知道他某天必须面对这臭小子,但是为什么他们第一次会面不能在霍格沃茨,在西弗勒斯能拥有全部特权、而波特只是又一个骨瘦如柴的一年级小东西?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邓不利多没有只是派遣米勒娃前来,还坚持西弗勒斯也要跟着一同前往?来折磨他?让他看看那个猜想中应该被‘惯坏了的’大难不死的男孩,并且突然忘记这个臭小子的父亲在十几年前对他所做的一切么?难道邓不利多/真的/认为他能够对/任何/詹姆.波特的孩子感到同情?

他或许答应过邓不利多要保护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必须/喜欢/这孩子!

尽管他和米勒娃试图装着他们没有看到德斯礼从他们楼梯下面的窗户观察他们,他没法不想简短回头看向他们的方向,寻找任何波特存在的痕迹。除非那个肥嘟嘟的金发男孩是波特,那么,他似乎不在那里。

西弗勒斯发现自己开始想象波特究竟会长成什么模样。他得知的唯一一条有关那孩子长相,是他拥有他母亲的眼睛,外加某条伤疤。就他所知,邓不利多以一种最坦诚的方式对他撒谎,因为孩子除了眼睛,似乎是一个完美的詹姆.波特克隆体。当他试着想象出孩子的模样时,西弗勒斯不禁打了个寒颤。有一阵儿他考虑过是否向米勒娃刺探答案,但又迅速否决了。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好似针对波特/感兴趣/,尤其是对米勒娃,后者已经试着要证明他会喜欢波特的……最终。西弗勒斯下定决心要证明她大错特错。

“我不是个孩子,米勒娃。”他冲她厉声吼道,因为她轻柔的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试着将他领入房中。“我完全有能力自己找到入口。”

一旦黑色长袍尾边滚滚消失在门口,米勒娃担忧的皱起了眉头。‘看来这个暑假会很漫长。’

××××××

在经过了一夜时断时续的不稳睡眠之后,第二天清早,西弗勒斯在一间又小又亮的房中醒来。希望能至少让他感觉好些,米勒娃让他占据主卧房,而她自己住客房。然而西弗勒斯并没有被愚弄。他知道,作为一名变形术专家,她一挥手臂,毫无疑问就能将自己的房子扩展十倍,也不像西弗勒斯那样需要在睡前将房子全部粉刷,他那间墙壁上到处都是令人恶心的甜腻庄园花朵纹饰。他的窗户也有问题,它们压根挡不住阳光;尽管西弗勒斯在上面施了数不尽的咒语阻挡这些麻烦事。特大号桃花木软床无法与他自己的相比,而一想到床的前任主人在上面可能做过什么,他就想要将自己胃里的东西全部清空。幸运的是西弗勒斯在变形术还算颇有心得,他为自己变出了一张床(虽然不如他在霍格沃茨地窖私人宿舍那张熟悉舒适),可是他原本可怜的夜间睡眠还是进一步恶化。

更糟的是,米勒娃已经对他的衣橱来了场坚壁清野,现在里面一件斗篷长袍都没有,好让他尽可能少的被诱惑着‘忘记’自己理应打扮得像个麻瓜。临时变出来的黑色裤子还有翡翠绿色运动上衣简直令人忍无可忍,在这方面米勒娃就像母亲对待小孩子一般对待他,令他想要将所有东西统统变成自己熟悉的黑色长袍,好向她游行示威。拜托,他已经三十一岁了,不是五岁!

当他穿上自己的新衣服时,他的怒火已经彻头彻尾的燃了起来(外加一点点窘迫)。肥肥大大的衣服在他消瘦的骨架下松松的挂着,不过当麦格老妈喂给他第一滴复方汤剂时,这些衣服就合身了。他大步下楼,立马闻到了厨房散发出来的焦味。

或许他一直单身也是件好事;西弗勒斯没法不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对他的‘妻子’感到恼火,而他们甚至压根没结婚!他认识米勒娃也不是一年两年;首先作为一名学生,其次作为一名同事。尽管对对方还算客气,但并没有真的走的很近。现在他们被困在这里,至少一个月都要天天绑在对方身边。然而,她似乎首先向他表示出了基本的友善。西弗勒斯反倒觉得他绝对更喜欢米勒娃完全无视他,虽然这看起来暂时还不大可能。

“早上好,西弗勒斯。”他一走进厨房,她就牵强的问候着。她正试着做饭,以麻瓜们的方式,并且悲惨的失败了。看到米勒娃站在厨房里,穿着麻瓜套装,是西弗勒斯曾见过的最古怪的情形之一。她在霍格沃茨总是保守而严苛,看到她愁眉苦脸的对付一个不肯翻身的顽固鸡蛋实在是相当超现实。

“早。”他压低声音嘀咕着,发现自打起床他压根不觉得这一天会很‘好’。他不习惯这种到处都是阳光的环境……从来都不。他很少离开地窖,而当他出去时,他总是确保太阳已经下山。

“我好多年都没试着自己做饭了。”米勒娃继续说,伸手拿出一把萝卜削皮刀去对付翻炒鸡蛋,后者已经开始在锅里发焦变硬。突然,烤箱毫无预警的在他们身后爆炸,将面包屑撒了他们新麻瓜衣服一身。

西弗勒斯磨着牙用魔杖将自己衣服上的碎末抹掉,但米勒娃没有用魔法,相反她用手将那些碎末从她酒红色的套头衫上弹去。

“你难道没有魔杖么?”当麻瓜火警系统叽里呱啦轰鸣响起、横贯整栋房间时,西弗勒斯简直要咆哮了。现在,连香肠都开始着火了。

“如果我们要暂时住在麻瓜中,那么我们就该像他们那样生活。”米勒娃回答,毫不示弱。

“你或许忘了,米勒娃——寂静无声!”火警总算消停了,“——但我跟一个麻瓜父亲长大,完全看不出任何缘由需要你假装扮演麻瓜,尤其你还跟一个巫师同类住在一起。”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对准米勒娃制造的灾区——又名炉台——挥动魔杖,她不成功的烹饪残余瞬间消音无踪。

那一脸熟悉的你-现在-麻烦-大了的神情又回到了米勒娃脸上(在他还是个学生时她可没少用),但西弗勒斯一点都没被吓住。只是因为他同意执行这项任务并不意味着他必须让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处气孔都突然萌发出和蔼可亲来。

摇着头,米勒娃最终回到了老路子上,她举起魔杖,清理掉平底锅内残存的油脂残渣。“我真的不知道家养小精灵们是如何利用极少的魔法就能做出这么多的美味佳肴。”她一边嘀咕,一边冲着食品储藏柜挥舞着魔杖,眨眼间就准备好了一顿冷冰冰的早餐。比起霍格沃茨那种令人愉悦的大餐味道显然差远了,不过足够两人填饱肚子。

“我们今天要去见我们的邻居。”一段长时间的沉默,米勒娃缓缓说道。她等待着西弗勒斯发出一连串咒骂,或者无穷无尽的抱怨他如何不该跟她来。但出乎她的意料,他只是选择完全无视。典型的西弗勒斯。

她盯着他看了好长时间,心想地上究竟有没有人能在吃着一勺完全被糖包裹的点心时还流露出比他更悲惨的神情。既然在霍格沃茨她通常坐在总是狼吞虎咽的海格身旁,她可不习惯看着某人吃得这么少。一眼就能看出他为什么这么瘦了,他应该患有厌食症,无疑。

“我们十分钟后出发。”米勒娃顽固地说,起身离去。西弗勒斯继续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埋在眼前的碗里;只有当米勒娃将一小瓶看起来很像复方汤剂的小瓶子摆在他眼前时,他才屈尊抬起了一只眼皮。

米勒娃依然在为他缺乏回应恼火不已,她大步走开,留西弗勒斯一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他在想若他以自己的模样出现的话,佩妮会作何反应。他假笑着想象她当场晕倒,然后他就能将她昏迷不醒的寄给邓不利多,作为一种礼物回报老人将他派送女贞路,还跟着那个令人厌恶的格兰芬多女王。不过话说回来,佩妮总是想去霍格沃茨……

回想起邓不利多再三警告要尽可能低调,维持正常假象,他不情愿的喝掉魔药,将魔杖放回口袋里,朝大门跨步走去。如果他要在今天见到哈利.波特的话,他很可能需要用到它。

(第一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