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翻翻羊的博客

沉默中前进

 
 
 

日志

 
 

有关梦璃和奚仲联姻的可能性分析(感谢bdragon提点,第二次修改)  

2010-12-20 13:52:05|  分类: 仙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要修改第一和四部分。

1、婵幽的确有将梦璃许配给奚仲的倾向。婵幽一见面就略有敌意的问梦璃是不是舍不得其中一个,并多次下逐客令。她警告梦璃不要沉溺于感伤,多次提醒梦璃信守诺言。

A、多次下逐客令的证据:
婵幽:既然诸位为我女儿煞费苦心,只是担心她的安危,那眼见她平安无事,就请回吧。
柳梦璃:娘!
婵幽:如何?你舍不得吗?是舍不得他们全部?还是舍不得其中哪一个呢?
(对梦璃心思的揣测,幽婵的眼力还是很厉害的。)

婵幽:谢你们绝非矫情,但我还是不赞成人与妖交朋友,本想立刻将你们送回人间,但璃儿她希望你们待到仪式之后……
(婵幽还是比较能体谅女儿的。)
婵幽:所以若有什么话,便趁此机会说完吧。
云天河:说完?为什么?
柳梦璃:……
婵幽:璃儿她即将继承幻瞑界主人之位,而你们,则会被送回人间,恐怕日后再无会面之期。
(有客观原因,也有不希望他们再见面的意思在里面。)

婵幽:奚仲,璃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人应该能体会我的安排。
柳梦璃:娘!璃儿……璃儿……不能……
婵幽:璃儿,时候不早,你该命奚仲将你的朋友送回人间了。
(最后一次逐客,并且是在‘安排’下达、打断梦璃之后立即逐客。)

B、对梦璃期待的证据:
婵幽:世事难料,璃儿你刚回来不久,却已经要担起这样的重任。

婵幽:璃儿,你如此伤怀,又怎能安心继位?
婵幽:不如我将你们彼此间的记忆通通消去,日后再无想念,自然也就不会伤心——
(婵幽希望女儿忘记过去,全心治理幻暝。)
婵幽:你放心,我并不会将你们的记忆消去,但你须答应我,继位之后一切以幻瞑界为重,绝不可溺于感伤,耗费心神!
(因天河的两句理由婵幽没有坚持消除记忆。说明婵幽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横行霸道之人。但是该坚持的原则必须坚持。‘以幻暝为重’是根基,不可动摇。)
婵幽:你不必谢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言出必行,才是我的好女儿。
(再次提醒梦璃。)

C、将梦璃许配奚仲的证据
婵幽:璃儿……现在,我将梦境之力传予你,我族始祖将于幻梦源头向你诉说亘古之谜,你知悉所有,须得护佑所有。
婵幽:自那一刻起,你便是幻瞑界之主,与我族共存共亡,生死相依,离异之心将引祸端,背弃之举必遭天罚。
婵幽:奚仲,璃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人应该能体会我的安排。
奚仲:是!奚仲知道。
柳梦璃:娘!璃儿……璃儿……不能……
(将梦璃许配给奚仲的主要证据就是这一句。如果只是单纯的托孤的话,她不会说出‘体会’安排之类的话。而梦璃也不会说‘不能……’。)

最后一个:
婵幽:如何?你舍不得吗?是舍不得他们全部?还是舍不得其中哪一个呢?
奚仲:……?!
(这个也被讨论过很多次了。婵幽之前应该跟奚仲提起过联姻的意图,否则他为什么会关注梦璃喜欢谁不喜欢谁呢?而之后又似乎对梦璃的情感关注几乎为0?)


婵幽有这样一种想法,可能源自她的两重身份——幻暝界族长,以及梦璃的母亲。

作为幻暝界族长,幻暝的安危与稳定是她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交接仪式之后婵幽便陷入沉睡,无法再帮助梦璃。奚仲是幻暝仅剩的唯一护将,将梦璃托付给奚仲,也是希望奚仲能够全心全意的辅佐、保护少主,使得梦璃能够全力治理幻暝。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出于母亲身份的考虑,婵幽希望在她离开期间,能有人代替她照顾、保护好梦璃。她希望能给梦璃找一个好归宿。

受制于领袖身份,婵幽母性的一面表现较少,可是透过丝丝话语,我们还是能体会得到她对女儿的关爱——
婵幽:……可以的话,我不愿你去涉险,可是你身为幻瞑界少主,这种时候,即便是死了,也要挺身保护自己的子民……
(不愿意女儿去冒险,但是大战在即,她的身份只能让她选择保护族人。)
婵幽:世事难料,璃儿你刚回来不久,却已经要担起这样的重任。
(母女刚重逢却又面临严峻的形式,一句‘世事难料’多少表明了她渴求天伦之乐而不得的无奈。)

而她对梦璃的关心,还体现在她潜在的‘拆天璃’倾向上。(我知道这种说法很囧但请听我慢慢说来……)
其实她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天河是人!婵幽对人恨之入骨——19年前她几乎惨遭灭族她能不恨么——面对为了夺取灵力而屠杀自己族人的琼华,她当然会认为人心险恶不可交往。为什么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天河一行来幻暝的动机,又一再警告梦璃不要与人交往?就是怕梦璃年幼不懂事,不小心受到‘人’的伤害。——“人终究是人!你要与人为伍,也要先想清楚,他们是不是真的接纳你!还是将你当作异类来看!”
幻暝一役过后婵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她向三人道谢,并用梦见樽幻化出梦璃的身影与三人为伴。然而对于人与妖的交往,她依旧保持谨慎态度。这更多的是源自她先前对人类的极度警惕——她以血换来的教训,哪能那么轻易化解——所以她即便对天河说出了“年轻人,你倒比我想的更有良心,”,但终究还是“只可惜……”可惜什么?可惜天河是人类,甚至可能担心梦璃跟他在一起会不幸福(婵幽一眼就能看破梦璃心中有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是谁!握拳!)。
——打个比方吧,假若你有个女儿待嫁,隔壁有个你知根知底人品不错的小伙子,林子里有一只不知道会不会吃人的妖怪(虽然看起来蛮温顺的样子),你觉得哪个更靠谱一些呢?即便你的女儿更喜欢那只妖怪?

以下是证据部分——(剧情大段截取,长,没耐心的筒子建议跳过)
婵幽:璃儿,你说的朋友……便是这几人?
柳梦璃:……正是。
柳梦璃:这位便是我娘,也是幻瞑界的主人。
婵幽:哼,岂有此理!
(婵幽脾气使然,一见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就炸开锅了)
柳梦璃:……娘?
婵幽:璃儿,你愿意回到我族,我十分高兴,但想不到你竟把“人”都带进了幻瞑宫!
柳梦璃:娘!他们、他们是我的朋友,不是敌人……
婵幽:不是敌人?莫非我看错了,那个穿蓝衣、背剑匣的,不是昆仑琼华派的人?!
(若不是琼华校服,估计婵幽还没那么大的火,紫英乃忏悔去吧。)
慕容紫英:……!
柳梦璃:……他……他与其他人不一样的。
婵幽:璃儿,我确实很感激当年救了你的那个人,他将你送给可靠之人抚养,更赠你宝物帝女翡翠,以掩盖身上妖气……没有他,我们母女又何来日后重逢!
婵幽:但是,人终究是人!你要与人为伍,也要先想清楚,他们是不是真的接纳你!还是将你当作异类来看!
(虽然俺们知道小野人都是好人,可婵幽并不知道嘛~爱之深情之切,生怕梦璃吃亏上当。)
韩菱纱:不是的!
韩菱纱:我们真的是把梦璃当作好朋友,才不在乎她的身份!
(纱纱首先澄清,绝非如此)
婵幽:哦?那你们倒是说来听听,区区三个人,便敢胆大包天闯入此地,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仗着梦璃是幻瞑界少主,就以为能得到她的庇护?
(再一次发难,警告三人——别想拿梦璃的少主身份捞到任何好处!)
云天河:我们不知道梦璃是什么少主,来这里也只不过因为她忽然离开,我们担心她遇到危险,现在看她没事,也就放心了。
柳梦璃:云公子……
婵幽:……你们如何穿过入口结界的?
(弄清楚这个比较重要,结界突破,需要升级补丁啊……)
婵幽:自从十九年前,被那些可憎之人攻到幻瞑宫前,我便立下决心,妖界若能不亡,我定要在入口布下强大结界,让擅闯之人不得好死!但你们几个……竟能毫发无伤地穿过?
(十九年前的战斗使婵幽恨之入骨)
云天河:我们去了鬼界……
柳梦璃:鬼界!……
云天河:取了一种叫翳影枝的东西,听说只要有了它,天底下大多数地方都能随便来去。
柳梦璃:…………
婵幽:哦,那可真不简单。
婵幽:既然诸位为我女儿煞费苦心,只是担心她的安危,那眼见她平安无事,就请回吧。
(态度第一次转变,有所缓和,但还是不怎么信任他们。暗示他们赶紧走人。)
柳梦璃:娘!
婵幽:如何?你舍不得吗?是舍不得他们全部?还是舍不得其中哪一个呢?
(不得不说婵幽的眼力还是很准的。)
奚仲:……?!
柳梦璃:娘……女儿想带他们去里幻瞑宫,让他们知晓当年之事……
婵幽:放肆!里幻瞑宫为妖界重地,连本族也很少入内,你,要带三个外人前去?
(大发雷霆——女儿居然要让一群来历不明的人进入重地?)
柳梦璃:娘,我求求您,云公子的爹就是当年救了我的云叔啊!
婵幽:哦?他竟是那人的孩子?
(态度第二次转变——这次是沾了云天青的光,虽说痛恨人类,婵幽对当初这个对梦璃有恩的人还是很感激的。梦璃也正好提醒婵幽人并非都是坏蛋,何况云公子还是恩人的儿子,缓和婵幽怒火)
柳梦璃:嗯……幻瞑昆仑之战,云公子一定也是满腹疑惑,我只想让他看看当年之事……
云天河:是爹……以前的事?!
婵幽:……我族向来恩怨分明……
婵幽:好吧,璃儿,看在他爹对我们母女有恩的份上,我便依你一次,但这几人若有不轨之心,我定不饶恕!
(态度缓和下来,同意梦璃请求。虽说痛恨人类,但婵幽并非完全不明事理之人。并没有因为她对人类的仇恨而蒙蔽双眼。)
柳梦璃:谢谢娘!
婵幽:……若想好要进里幻瞑宫了,便来告诉我,我送你们前去。
奚仲:大人……您的身体,怕是不宜再施展法术……
婵幽:无妨,我自有分寸。
(即便身体不佳,也还是让梦璃如愿了。)
奚仲:是……


婵幽:世事难料,璃儿你刚回来不久,却已经要担起这样的重任。
婵幽:……我要谢谢你们几个,在琼华派攻进来时,对我族施以援手。
(态度第三次转变。经历过幻暝一战之后,婵幽对三人的动机不再怀疑,并且对他们的帮助表示感谢。再次体现她的‘恩怨分明’。)
云天河:这也没什么啦,呵呵。
婵幽:谢你们绝非矫情,但我还是不赞成人与妖交朋友,本想立刻将你们送回人间,但璃儿她希望你们待到仪式之后……
(然而她依然保留对人类的警惕,也算是妖的一种自我保护吧。)
婵幽:所以若有什么话,便趁此机会说完吧。
云天河:说完?为什么?
柳梦璃:……
婵幽:璃儿她即将继承幻瞑界主人之位,而你们,则会被送回人间,恐怕日后再无会面之期。
(虽说残酷,但也是必然。总不能让这几个人一直留在幻暝吧。吃什么都成问题……)
云天河:什么?!
云天河:梦璃你……你要走?!你要……离开……
柳梦璃:娘刚才都已经说了……
云天河:为什么一定要走?妖界都已经变成这样,难道不可以让大家一起去人间生活?
柳梦璃:幻瞑界便是我族故乡,我族宁可灭亡,也不会离开这里的……

婵幽:璃儿,你如此伤怀,又怎能安心继位?
婵幽:不如我将你们彼此间的记忆通通消去,日后再无想念,自然也就不会伤心——
(婵幽是有能力强行消除记忆的——参见梦璃出寿阳段落——不过婵幽选择尊重自己女儿和这三个人的意愿。)
云天河:不要!我不愿意忘了梦璃!
婵幽:……你们人有种说法,叫作“因爱故生忧,因爱故生怖”,既然种种烦恼,都是由想或念而起,将烦恼的根源消去,岂不是一了百了?
云天河:以后我想到梦璃,也许会很伤心,因为她又不在我身边……但是我也会想到,大家还在一起时,很多开心的事……
云天河:要是把这些都忘了,虽然不会难过,可是脑子里有一块地方都是空的,还有什么意思?
柳梦璃:云公子……
婵幽:……年轻人,你倒比我想的更有良心,只可惜……
(态度第四次转换,婵幽这时候基本上是对云天河呈肯定态度。那么她可惜的估计是他终归是个人类吧……人妖殊途……)
婵幽:奚仲,你去月神殿将“梦见樽”取来。
奚仲:是!
柳梦璃:娘……?
婵幽:你放心,我并不会将你们的记忆消去,但你须答应我,继位之后一切以幻瞑界为重,绝不可溺于感伤,耗费心神!
(再次强调梦璃的责任,潜在含义是希望梦璃不要过多的思念天河,耗费心神。)
柳梦璃:是……璃儿…………答……应……娘……
奚仲:婵幽大人,梦见樽已经取来。
柳梦璃:娘,这是……?
婵幽:……你且看好!
婵幽:万灵悉来,神光映幽!引诸方想愿,入梦见之樽——无中而出、虚空即有!!
韩菱纱:怎么会……有两个梦璃?!
婵幽:梦见樽乃是藏有神秘之力的法器,能够令人幻梦成真。
婵幽:既然你们不愿璃儿离去,而她对你们亦是依依不舍,我便将此份思念之情,注入梦见樽,诞出另外一个璃儿……
婵幽:她虽只是傀儡,口不能言,亦无心智,有形而又无形,但却能如常人一般行动,往后便让她伴在你们身侧,犹如璃儿常在……
婵幽:她不过是一场幻梦,当你们渐渐淡忘璃儿,梦就醒了,她也会消散无踪。
云天河:不会!我们不会忘记梦璃的,因为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梦,又哪来的梦醒……
柳梦璃:……娘,谢谢您!
(婵幽体谅自己的女儿,制造梦见樽幻象,可见她性格上虽然有些火爆,但还是会体谅女儿的心情。并不是一个专制的家长。)




2、对于奚仲,他是接受这场婚姻的。但他绝对清楚自己所扮演的身份——他首先是辅佐主人的臣子,其次才是‘丈夫’。

证据如下:
奚仲:梦璃大人,如今您已是幻瞑界主人,奚仲在此发誓,会永远以自己的生命辅佐您、保护您,绝无背叛。
婵幽:奚仲,璃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人应该能体会我的安排。
奚仲:是!奚仲知道。
(第一句要非常注意这句话的顺序,可以看出奚仲所强调的因果和重点。“梦璃大人,如今您已是幻瞑界主人,”是第一个分句,这是‘奚仲在此发誓’的前提。表明的是奚仲效忠的是‘幻暝界之主’,第二个分句则表明了自己的衷心,“辅佐您、保护您、绝无背叛”,注意,‘辅佐’是趋于首位的,。第二句则表明奚仲对婵幽安排的态度。是——欣然接受。知道——考虑到当时的环境,他应该明白婵幽的安排是什么,和他应尽的职责。)

柳梦璃:奚仲。
奚仲:属下在。
柳梦璃:我以妖界主人的名义,命你将云天河等人带往尊神坛,送返人间!
奚仲:是!
奚仲:诸位请随我来。
(很标准的君臣对话。梦璃在这里有意强调自己的‘主人’身份,奚仲也以标准的臣子姿态做出回应。没有半点犹豫。)

至于奚仲是否喜欢梦璃,很难说。我倾向于奚仲对梦璃还停留在‘对少主效忠’上。因为他除了那个‘……?!’之外,对梦璃的情感问题所表现出的关注很少。
(省略云璃对话若干,以及婵幽准备消除众人记忆若干。)
婵幽:奚仲,你去月神殿将“梦见樽”取来。
奚仲:是!
奚仲:婵幽大人,梦见樽已经取来。
(奚仲应该知道婵幽准备做什么,而对于三人带着自己‘准妻子’的影子到处走一点意见都没有,领命也是毫不犹豫。在这段话之前还有大段的云璃对话,他不可能不意识到梦璃和天河关系不一般。但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反应——没说话有想法可以用紫英标志性的‘……’代替啊啊啊)


(省略云纱对话若干)
柳梦璃:……
奚仲:少主,仪式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婵幽大人请您即刻去里幻瞑宫。
柳梦璃:我知道了。
(梦璃在那儿看了很久,奚仲一直等到‘仪式准备差不多、梦璃不得不来’的时候,才带着‘婵幽大人的命令’来请梦璃。)

柳梦璃:我以妖界主人的名义,命你将云天河等人带往尊神坛,送返人间!
奚仲:是!
奚仲:诸位请随我来。
(奚仲领完命令转身就走,身后潜在的‘情敌’没跟上也没来催。)

奚仲唯一对梦璃本人表示主动关注的,找来找去,除了‘……?!’之外就只有一处——

婵幽:……可以的话,我不愿你去涉险,可是你身为幻瞑界少主,这种时候,即便是死了,也要挺身保护自己的子民……
柳梦璃:娘!您别说了,我都明白的!
奚仲:少主,请让奚仲陪您一起去!
柳梦璃:不!你留下照顾娘,万一……
柳梦璃:总之,让我先去。
奚仲:……是。
当然你可以说奚仲因为担心梦璃安危,于是原意陪同前去。但是当梦璃表明态度之后,他犹豫一下,还是选择留下。再者大敌当前,抵抗外敌、保护少主也的确是做臣子的职责。

对比奚仲对婵幽的态度,可以发现他对两人的态度基本是一样的。
奚仲:大人……您的身体,怕是不宜再施展法术……
婵幽:无妨,我自有分寸。
奚仲:是……
(对婵幽的身体状况表示担忧)

(玄霄出现)
奚仲:你……!
奚仲:婵幽大人!你快走!去里幻瞑宫!
婵幽:……无妨。
(敌人出现,奚仲首先想到掩护主人离开,自己抵挡。他这个臣子还是相当忠心。)

那么再回头看这个“……?!”意思就比较清楚了,奚仲只是对梦璃已经心有所属、而对方又是个人类表示吃惊,他原先并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3、梦璃对此事的态度,一句话概括——即便理智上明白母亲的用意,情感上依旧接受不能。

梦璃是个理性的人,责任是她无法摆脱的羁绊。当妖界来临、记忆恢复时,梦璃第一次面临抉择。她选择了与天河告别,回归族人。这个选择在再次见到天河之后依然没变。

婵幽:谢你们绝非矫情,但我还是不赞成人与妖交朋友,本想立刻将你们送回人间,但璃儿她希望你们待到仪式之后……
婵幽:所以若有什么话,便趁此机会说完吧。
云天河:说完?为什么?
柳梦璃:……
婵幽:璃儿她即将继承幻瞑界主人之位,而你们,则会被送回人间,恐怕日后再无会面之期。
云天河:什么?!
云天河:梦璃你……你要走?!你要……离开……
柳梦璃:娘刚才都已经说了……
云天河:为什么一定要走?妖界都已经变成这样,难道不可以让大家一起去人间生活?
柳梦璃:幻瞑界便是我族故乡,我族宁可灭亡,也不会离开这里的……

婵幽也多次提醒梦璃自身所肩负的责任,不能因私忘公。
婵幽:你放心,我并不会将你们的记忆消去,但你须答应我,继位之后一切以幻瞑界为重,绝不可溺于感伤,耗费心神!
柳梦璃:是……璃儿…………答……应……娘……
(婵幽的意思很明白,让梦璃断了情谊,专心治理幻暝。梦璃虽然难过,但终究还是强忍着答应了。)

婵幽:你不必谢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言出必行,才是我的好女儿。
柳梦璃:璃儿不敢或忘,定会时刻铭记在心。
婵幽:好了,随我过来祭坛,我要正式传位于你!
(婵幽再度强调梦璃所肩负的重任,此时或许由于梦见樽的存在梦璃心情稍微好转,这次回答比较坚决,婵幽觉得是时候传位了。)

婵幽:自那一刻起,你便是幻瞑界之主,与我族共存共亡,生死相依,离异之心将引祸端,背弃之举必遭天罚。
柳梦璃:……
(传位之后婵幽再度强调梦璃不能因私费公,否则必遭天谴。梦璃此时选择的是沉默。)

婵幽:奚仲,璃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人应该能体会我的安排。
奚仲:是!奚仲知道。
柳梦璃:娘!璃儿……璃儿……不能……

之前婵幽对梦璃的交代,虽然勉强,梦璃终归是接受了。但是到了这里,她却说了“不能”。
为什么不能接受?这源自梦璃对婚姻的坚持,她不会勉强自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

柳世封:天河是爹千挑万选才帮你看中的夫婿,他可是你云叔叔的儿子——
柳梦璃:爹,既然您知道云叔是我心中的大英雄、大恩人,那又怎么可能有人比得上他。
柳梦璃:更何况仰慕之意不同儿女之情,终身大事,女儿想要自己作主……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柳世封如此热忱的将女儿推销给一个山顶野人?哪家父母不希望女儿嫁个好人家,不愁吃不愁穿的?这样的态度连菱纱都觉得古怪,并且推测对方是个半老徐娘,嫁不出去的那种。某种程度上菱纱并没有猜错。梦璃当年已经20岁。虽说对妖而言不算大,但是对人、尤其是待字闺中的姑娘家,在早婚风靡的古代,差不多快要过了订婚的年纪,要嫁不出去了。而从寿阳NPC对话上看,梦璃名声不错,求婚者也是络绎不绝。由此可见她这些年来一共拒绝了多少人。有关年龄的问题梦璃不可能不知道,颇有些宁孤独终身不愿随便乱嫁的感觉。可是她不急,她爹也急了。最后找到天河,也只是因为他是“云叔的儿子”,希望梦璃能看在云天青的份上考虑考虑,结果还是被拒。梦璃去女萝岩路上也对天河不冷不热,直到天河放了槐米并且为他们撒谎之后梦璃的态度才有所好转。

而对于自己的感情归宿,梦璃选择了等待……与寄希望于来世。
柳梦璃:天河……今生有缘无份,若有来生……若有来生,我们再……
云天河:来生?就是下辈子?那要有多远?
柳梦璃:多远璃儿都不怕,就算人和妖的寿命差许多,你比我先入轮回……
柳梦璃:璃儿会努力的……一定会去找你的转世,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像从前一样,跋山涉水、游历天下……
柳梦璃:天河……好吗?
云天河:我不要,根本不用等到那个时候!
云天河:梦璃,我知道的,每隔十九年,你们会再来人间!
柳梦璃:……!
云天河:我跟你约好,十九年!十九年以后,我们再在昆仑山上相见!
柳梦璃:…………
柳梦璃:天河,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云天河:你一定要来!
柳梦璃:天河……
云天河:不管多久……我都会等……
柳梦璃:……谁言别后终无悔,寒月清宵绮梦回……深知身在情长在,前尘不共彩云飞……
云天河:梦璃……
从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梦璃对天河并没有完全放弃,她只是将希望留给了来世。渴望能够再度见到天河,共结连理。内心里还是将天河视为自己的终生托付。
——至于她为什么没有答应天河的19年之约,那是因为她此时已经选择了幻暝,责任摆在那里。她的母亲一再强调在她就任期间必须以幻暝为重,不能沉溺感伤,“离异之心将引祸端,背弃之举必遭天罚”。考虑到妖界两次接近人间所面临的战祸,幻暝恐怕也不愿意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多做停留。而在就任期间私自跑去人间与天河相会,于情于理都不是“以幻暝为重”的行为。梦璃无法保证19年后的见面,她没法做出承诺,只好寄希望于遥远的来世,当自己打点好一切,卸下身上的重担,再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所以这里总结一下梦璃坚持的东西——选择与族人同生共死,履行族长义务,专心治理幻暝,(暂时性)放弃自己的感情,但是对母亲的婚姻上的安排不能接受。


4、总结——梦璃和奚仲联姻的可能性分析
这场联婚是婵幽安排,奚仲同意,梦璃反对。至于事情能不能成,则看后续发展了。

婵幽的出发点是幻暝,她给女儿安排婚事也是希望她能够一心扑在幻暝上,她的丈夫忠心辅佐她治理幻暝。而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希望给女儿一个好归宿。出于对异族的厌恶,她对女儿跟一个人类牵扯不休而担忧是很自然不过了。而安排本族一个出色的护将作为梦璃的归宿,在她沉睡期间陪伴、照顾、保护梦璃,也是她作为母亲的希望。如果幻暝一切治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那么她第一个目的就已达到。而对于梦璃的幸福,婵幽并不是一个横行霸道蛮不讲理之人,如果梦璃执意不肯,她自然不会勉强女儿。

至于奚仲,他的几次出场都中规中矩,感觉上应该是个忠臣。除了那个“……?!”之外似乎也对梦璃没有什么别的表示。按之前的说法,他似乎接受联姻,但并不强求。似乎清楚婵幽本意依然是让自己忠心辅佐少主。(当然你也可以发挥想象,毕竟此人笔墨偏少能推论出的东西并不确切……)

而梦璃这一方面,态度是比较明确的。她主要的压力来自母亲。如果能够说服母亲,她如愿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最后说一下个人对结局的看法,梦璃最终应该是没有嫁给奚仲。梦璃顾及幻暝安危,恪守承诺百年未找过天河一次。之后或者其母苏醒,或者寻找到合适的继承人,梦璃卸下身上重担,离开幻暝寻找天河,并最终与天河相守而终。

——完——

PS:顺便提一下比较盛行的“蜜蜂类比学说= =”感觉不是很靠谱~最重要的例证是在梦璃失散19年期间婵幽并没有再生一个孩子。她不是先知,一下子就预料到梦璃19年后还会回来。而如果她死去(以她身体状况而言的确有可能)但族里却没有继承人的话,整个族群都会面临大危机。何况蜂王本身也仅仅是喝了蜂王浆才区别于其他工蜂,而不是上一代蜂王专门生的孩子……

婵幽:璃儿,你愿意回到我族,我十分高兴,但想不到你竟把“人”都带进了幻瞑宫!
婵幽:璃儿,我确实很感激当年救了你的那个人,他将你送给可靠之人抚养,更赠你宝物帝女翡翠,以掩盖身上妖气……没有他,我们母女又何来日后重逢!
这两句足以证明婵幽并没有十足把握梦璃能回来。首先得有人救下梦璃并且送到可靠人手中抚养,还要掩盖妖气不被发现,之后梦璃还要自愿回来……如果下一代关系重大的话,婵幽这种以大局为重的女强人,不可能将宝全部压在如此不确定的事情上。

婵幽最终选择梦璃作为下一任继承人,有血缘的关系,但更重要的,应该是梦璃的领导才华。
首先幻暝本身19年前遭受重挫,元气大伤。当年6位护将死了4个,可是19年过去,这4个职位依然空缺,足以见族内人才匮乏。幻暝里比较厉害的角色一般都能幻化成人形,梦璃小时候就能幻化,可见灵力已经不容小视。
而对于梦璃的领导才能,去跟幻暝的NPC聊聊,会发现大部分貘都还是支持梦璃的,只不过担心少主年幼,抵挡不住外界攻击,表达对幻暝未来的忧虑。

最后一句,梦璃初来时说自己是“族长的女儿”,而非“妖界少主”,感觉梦貘一族成员并不是特别多,相当于一个中型或者大型的村落,还没有发展到太过复杂的等级结构。而族长的下一任继承人,也不一定非血亲不行。

PSS:如果看过我的第一版的内容,会知道我将婵幽主要动机定位为稳定政局而做出的‘政治婚姻’(理由参见14和16楼)。后经bdragon提点,才发现自己走偏了。梦璃是为整个族群的利益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而不是为了某一统治阶级。如果真出现内部夺权,柳mm大可将位子让给别人,自己乐得清闲。说政治交易的确是对她的亵渎。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