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翻翻羊的博客

沉默中前进

 
 
 

日志

 
 

【仙剑4】青霄玉感情分析(废弃稿)  

2010-06-01 12:45:21|  分类: 仙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本主要从人物性格着手,分析三人关系变迁,兼穿插若干友情分析。以下为初稿,欢迎共同讨论。

第一部分:三人性格特征

霄青玉三人的友谊从开始到破裂,固然主要原因在道不同不相为谋,然三人迥异的性格特征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因此第一部分主要就是对三人性格进行点评。

1、夙玉

一提到夙玉这个人,许多人都会联想到她外柔内刚,并用‘有主见’来套她的一切行为。然而外柔内刚的人一定事事都有决断么?夙玉一定是事事都有主见么?不妨一条一条分析来看。

首先,剧情中夙玉‘刚’的一面,绝大部分是通过她的决绝来体现的。她有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风格。一旦她下定决心,便会坚持下去,绝不回头。‘刚’是体现在她下定决心后的坚持(坚决得甚至有些无情),而非她事事都有主见。

        云天青:夙玉的性情外柔内刚,兼之以望舒剑修炼,身染阴寒,性情中更是有着相当绝决的一面。当初师兄与她决裂,令她十分伤心,日后嫁我,至死都不再提“玄霄”二字。

        玄霄:……你爹性情不羁,门中诸多清规戒律,委实不适于他。
        玄霄:至于你娘,她的性子外柔内刚,既已打定主意随你爹下山,便是不会再留。
        (这里我们知道玄霄故意隐瞒了云天青、夙玉下山的真实原因。然而对于两人的性格,他没有捏造的必要。他说云天青性情不羁,不适清规戒律,而从故事中看,云天青的性格也的确如此。)


其次,夙玉在琼华的表现,缺乏一种积极、主动的精神。她很多情况都显得很被动。这根同样是外柔内刚型的柳梦璃是相反的。梦璃做事情是出了名的有主见,她小事上可以迁就他人,但在大的选择上面,比如说则偶、修仙、回妖界,她都是有很强主动性和目的性。夙玉呢,她对生活的积极性远远不如梦璃。修仙是太清带上来的,双剑也是师父要求着练的。对比玄霄的积极态度,她显得万分低调。可她还是修了仙,练了剑。尽管她本人并不热衷。

        太清真人:玄霄、夙玉,你二人已被选为羲和剑、望舒剑之宿体,从今往后,便要人剑同修,助我琼华派早日升仙!
        玄霄:弟子、弟子担此重任,定会勤加修行,不辱使命!
        夙玉:…………
        太清真人:夙玉,你似乎有话要说?
        夙玉:弟子惶恐!若是望舒剑需要女子作为宿体,如此重任,为何不交给夙瑶师姐呢?弟子修为浅薄,只怕承担不来……
        太清真人:……先不说夙瑶资质并不及你,单是这双剑宿体,须得是生辰之中、阴阳极盛之人,我于山下寻访多年,才发现了你与玄霄……
        夙玉:原来如此……所以师父才会来到夙玉所居的小城……

这或多或少受了她看淡外物、以生活为苦的人生观的影响。你可以看她的头像,基本都是一副哀怨神情。

        夙玉:……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表象声色,又有什么分别?

既然声色表里没有分别,那又何苦追求表象高低?如果生活都是苦的,那又何必苦苦追寻?

而在感情方面,她虽然感情萌发的早,行动上却依然缺乏主动。梦璃虽然矜持,但她行动还是很积极的。她会主动提出跟天河同行,主动教天河识字,主动询问他的生活。换句话说,梦璃会主动接近天河,了解天河;夙玉则选择在一旁默默唱歌,等着她的师兄发现她,关心她,邀请她赏花。灵凤那段,她至始至终都没有主动询问过玄霄一句话。她选择默默的在一旁注视着玄霄,等待着,直到对方发现自己。

换句话说,夙玉的外柔内刚,体现在她对所认定的事情的坚持上,而她本人,对生活并不十分主动。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夙玉有所坚持,那么她坚持的又是什么?
我们不妨从这句话进行解读——

        云天青:夙玉,你告诉过我,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莫非早就料到今日之局?

然而这里又有一个问题。因为云天河在结局时使用过‘我命由我不由天’这句,导致夙玉在此说的话似乎表达的是一种‘与天争命’的含义。但若是这样解释的话,前面‘死生在手、变化由心’等语句就不好解释了。这句话的理解,我认为可以通过天河的一句话来加以解答——

        云天河:她……是想去陪那个男的吧?那是她自己的愿望。我爹说过,人能够按自己的愿望选择生死,不管对错,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我在读到天河引用的这句话,是有些奇怪的。云天青的人生格言是“生尽欢,死无憾”,即便生活再苦,也能笑哈哈的咽下去。这样的人很难与自杀联系到一起。云天青说话的角度“不管对错,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也更像是一个旁观者。这句话整体都是在强调人独立的自身意愿。而更重要的是,“人按照自己的愿望选择生死”这句话,完全可以当做“死生在手”的一种注脚。换句话说,这句话很可能源自夙玉,跟她那句‘死生在手’属于一个体系。

如果以这种方式作为理解的话,全句的翻译就可以是“生与死的选择,都在自己手中,(万物的)变化由自己的意愿决定,(独立的意识)纵使天地都无法埋没,命是把握在自己手中,而不在于外界天地。”而这样理解的话,夙玉应该是很强调人的独立选择权的,对人的精神意识很是推崇,达到了‘天不能埋、地不能煞’的地步。

再看云天青当时说出这句话的语境——

        云天青:夙玉啊夙玉,我若离开,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天河。这些年来,我从未让他下过山,也不知是做对还是做错了……
        云天青:夙玉,你告诉过我,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莫非早就料到今日之局?
        云天青:……唉,也罢,天河的命自是交由他自己,我再多操心过问也是无用……

他是先想到了天河的未来,随后联想到夙玉的话,最后决定让天河自己决定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选择了尊重天河自身意愿。这跟‘与天争命’没关系,体现的是对他人选择权的尊重。这方面也可以佐证夙玉这句话原本含义。

从此种角度来看,夙玉坚持守护的是自己的独立意识,看重精神世界,这跟她看淡外物是相辅相成的。而这样的女孩大抵十分自爱,并且有种脱离人间烟火的离俗之感。大家可以仔细体会天青跟夙玉初识的过程,夙玉对天青微带调侃的回复,也的确是不卑不亢,语出惊人。

 

2、云天青

云天青出场次数不多,但可写的东西不少。他的形象很大一部分是通过侧面描写树立的。太平村的遭遇、柳波波的唠叨,梦璃的感念,还有云野人一口一个的‘我爹说’,都在无声的描绘着这样一个性格不羁、心怀不忍之人。天河从青鸾峰直到琼华,一路都在追寻父亲的踪迹。这项引导剧情任务到了后期交给了梦璃和玄霄,不过他的这条线依然隐隐匿藏在后期剧情之中。

如果用两个字概括云天青的性格的话,我觉得应该是‘随性’,那些懒散啊不羁啊什么的都可以说是由此衍生出来的。云天青的处事原则是“生尽欢,死无憾”,做事情全凭心意,如果有件事让他觉得不做不开心、不做会遗憾,会让他觉得良心不安,那他八成会去做,而不会去管后果如何。这种乱七八糟的行事风格从太平村一直带到了青鸾峰。即便被赶出家门、常驻思反谷也没能让他长点记性。他最典型的行动就是救梦璃——试想,还有哪个傻瓜会在战争白热化阶段、背着叛徒的骂名去救敌人的孩子?而天青因为不忍,就这么做了。(虽然他当时八成没想着日后会被当做叛徒扫地出门——或者说考虑到了,但光凭这条理由还远不足以影响他救梦璃的决定。)

有人说他的性格一生难成大业。这人活得潇洒、走的自然,人生没什么大追求,做不来隐忍十几年一点一滴厚积薄发。修仙也许只是一时兴起,也许是长久思量,也许只是跟琴姬一样做着剑仙梦。柳世封说他一心求仙,可他到了琼华又忍不住常常抱怨,常驻思返谷。可硬说他没用功吧,他在琼华的排名又不差(至少比夙瑶好)。我想他可能是平常马马虎虎没心没肺;可一旦认了真,还是会相当刻苦。他的情形可能类似仙三外传酒剑仙司徒钟。假若没有19年前那场灾难,也许他也会跟酒剑仙一样,离开琼华,行走江湖,快意人生。

有时候我在想,天青的一生跟菱纱是不是有类似的一面。两人最初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远离家乡出外闯荡。然后又经历了种种社会现实,面对诸多突发事件,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最终隐居一角直至死去。菱纱在鬼界得知真相时,一度陷入了宿命论的悲观情绪中。而天青在夙玉死后,那站在青鸾峰孤寂的背影,也很是让人难过。

        云天青:……夙玉,你看这云海雾松,当真是美不胜收,只是这世上没有了你,即使再有千般美景,却也无趣得很。

平心而论,天青生命的最后几年,日子的确不好过。他独自一人带着儿子生活在荒山野岭,还日日忍受寒冰之苦。天河说他发起火来不是一般的可怕,足以见得他最后的时光并不舒心。然而好在他天性乐观,豁达开朗,倒也能苦中作乐,让自己不至于消沉下去。面对苦难,云淡风轻。

        云天青:这就是全部的事了。有些事说严重也很严重,说不严重也很不严重,就看你怎么想了。

这句真是大实话。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可以选择把问题看得很严重,让自己一直纠结;也可以选择放手,让自己开心。然云天青亦是矛盾的。也许他还是放不下,因此在鬼界等了十年;也许他放下了,所以在长眠之所留下了那首诗。修仙也好捉妖也罢,都不如醉卧红尘好好开心一番,一生无憾也就足够了。

        云天河:爹说过,活着的时候要尽欢,死的时候才没有遗憾,要是因为害怕以后的事,一直避开当下的事,那活着也不会开心的,还有什么意思。

———我是小话题的分割线———

到这里云天青性格梗概部分基本结束了。不过我们讨论的是霄青玉三者关系是吧,所以在这里小小的开两个讨论主题。

A 天青与夙玉的性格对比

天青和夙玉这两人比较起来挺有意思的。一冷一热,一悲一喜,似乎反差蛮大的(但请相信我,这两人绝对没有天青和玄霄的反差大= =),精神上倒有若干相契的地方。他们都是依据自己内心准则行事的人,看淡外事外物。连夫妻俩的坟墓都整个洞悉尘世的名字来。他俩有趣的地方是,尽管出发点一致,两人却总能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夙玉看透人世,故认为人活着都是苦的,所以总是一张哀脸。而天青看透人世,反而不求超脱,甘愿在十丈红尘摸爬滚打,好不枉此一生。于是总是一张笑脸。不过话又说回来,人 生 不 如 意 十 之 八 九,天天不开心不是难事,而天天开心才是真正难以办到的。所以到最后天青才会哀叹“求个问心无愧已是很不容易了……”

        夙玉:……容貌美丑,皆是皮下白骨,表象声色,又有什么分别?
        云天青:唉,你年纪轻轻,便看这么透,岂不是一点也不好玩了……

而在依从自己内心方面,夙玉和天青也是不同的。夙玉偏理性,她坚守的是一些理性的、原则性的问题。对于自己情感方面的东东,反而会刻意压抑。最典型的例子是她死前对玄霄的态度。你能说她一点都不想玄霄么,那她干嘛要给儿子起名天河,死前还独独要灵光藻玉陪葬?可这样她还是忍着在心魔深重的情况下没提过一句玄霄。(从这个角度而言夙玉其实是在自虐啊自虐~~)而天青的行事准则偏向感性。无论是‘生尽欢’还是‘死无憾’,都是他自己的感受,跟旁人无关。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对自己的心坦诚相待。只要他自己觉得开心、觉得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夙玉那种死守执念折磨自己的事情他是做不来。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夙玉直接轮回天青却在等待。夙玉知道道歉没啥用,等了也白等,一碗孟婆汤就是新的开始了,所以直接轮回。天青则是觉得不等不安分,不等不安心,所以宁可等着,这一等就是十年。


B 对女性的态度

如果将天河那些‘我爹说’的部分整理出来,弄一份‘云天青语录’的话,你会发现天青交给儿子杂七杂八的话语里,‘女孩子’的话题占到了四分之一,除人生道理之外,是话题总数最多的了。内容从“女孩子的胸和男孩子的不一样,软软的,不可以随便乱摸。”到“女孩子是要好好对待的,不是拿来凶的”,稀奇古怪乱七八糟。但无论天青怎么说,他灌输给儿子的核心思想就是:要保护、尊重女性,不能对她们凶。这点即便是现在,也不是所有男同胞们能够做到的。

云天青的脑袋里,女性应该是个集体概念——他没跟儿子强调是要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不是嘛——是一群弱势群体,需要男性保护并加以呵护的。所以别看他嘻嘻哈哈说些“不能摸胸”的话,真正伤人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

而玄霄不同。他对女性多保持在刻意的礼仪范围之内。即便是醉花阴一段,跟一个熟悉而亲近的师妹,他的举止也是非常礼貌得体,没有丝毫调侃之意。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天青那种尊重所有女性的想法。或者说,他并没有将女性当成一个需要特别关照的群体加以关注。最典型的就是卷云台上他对夙瑶的态度——当众羞辱她,并且还动了武——态度完全是挤兑同侪,压根就没有照顾夙瑶的女性身份。飞升之际,他也基本将菱纱视为飞升工具,她女性弱势受保护的身份是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夙玉与玄霄、天青初遇这一段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两人对女性的态度。夙汐是熟人,天青性格使然,一见面就热情的过去打招呼;玄霄性格内敛没吭声,但也礼貌的站了起来。夙玉作为一个陌生的师妹,天青是自来熟的上前调侃,被人家顶了一句,还没个自觉的继续调侃;玄霄则是三番两次打断天青的话,因为天青‘胡言乱语’有失礼仪。

 

3、玄霄

玄霄是个重要人物。重要到上软直接把他定为第五主角。而他又是一个难以概括的人物,他炯炯有神的性格三段式蜕变可是仙四乃至仙剑系列独一无二的存在。不过好在三人只在琼华霄阶段有过接触,所以冰霄和火霄我们可以偷懒合并到一起,主要分析琼华霄的状态。

既然是分析三人关系的文章,玄霄我就不全面展开讨论了。(太全面了这文容纳不下= =)咱们重点讨论两个问题——玄霄的价值评定体系,以及他为人处世风格。

前面我们分析了天青和夙玉的自我评价体系是自己内心准则。然而玄霄不同,他对自身的评价,是以外界为坐标进行评判,会受到外界干扰。

        玄霄:十九年的遗憾……
        玄霄:为前人所不能为之事,否则人生一世,还有何意!
        玄霄:玄、霄、誓、灭、妖、界!!!

这里明确指明了,若做不到“为前人所不能为”,人生就没了意思。那反过来的意思是否就是:人生的价值,在于“为前人所不能为”?他对自身价值的认定,需要跟前人(太清)比,并且要做出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伟业,来证明自己超越了前人。

这里分析的是冰霄到火霄转变。然而,琼华霄的表现也并没有否认他外源性评价体系。他刻苦用功,对师父言听计从,极其尊重。

        云天青:唉~~~都练了两个多月,还没到师父说的第三重境,他老人家是不是存心整我们啊……
        玄霄:胡闹!自己不够努力,却怪到师父头上!

你可以看出玄霄的思路:师父的话不会有错,假若没达成目标,那一定是自己努力的不够。(他自己应该也没练到第三重境,否则他会首先用这件事实打压天青~~)琼华霄这方面颇有‘迷信权威’的苗头。从火霄阶段他对太清的描述,琼华霄心中师父应该是个相当厉害的角色,说不定是他当时想要努力达到的榜样。

当他接受双剑时,他的兴奋与激动,也可佐证他外源性的评判体系——他获得了琼华的肯定。

        玄霄:弟子、弟子担此重任,定会勤加修行,不辱使命!

琼华霄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严肃克制的,只有这一次的话语,居然有了重复,可以看出当他得知自己“担此重任”(获得肯定)之后纯然的兴奋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