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翻翻羊的博客

沉默中前进

 
 
 

日志

 
 

【评析】天河与玄霄从结拜到决裂过程全解析  

2010-06-05 23:34:57|  分类: 仙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玄霄对天河的从结拜到决裂,来源于两个人迥异的对人与人关系的看法。天河游戏里已经很清楚了。这里主要讨论一下玄霄。

玄霄对人与人关系的看法,概括为两点:他对人性利益方面把握极其敏锐,但是对人之常情方面不甚重视。这可能源自他过于理性现实的性格。

1、人性利益极其敏锐

玄霄凡是对人有过评价的,都极其精准。其准确程度甚而让我怀疑他是否开了上软人设作弊器= =

对天青的评价——
        玄霄:……你爹性情不羁,门中诸多清规戒律,委实不适于他。
(天青跳脱的性格不必多说了吧~~)

对夙玉的评价——
        玄霄:至于你娘,她的性子外柔内刚,既已打定主意随你爹下山,便是不会再留。
(从后续夙玉只字不提玄霄的情形看来,她也的确能决绝至此。)

对菱纱的评价——
        玄霄:……你性喜动,而修炼此功务必要意沉如水、心无旁鹜,于你并不合适,若是练了,反而有害无益。
(菱纱也的确是活泼好动,喜欢撺掇撺掇些事情出来,月牙村也是她撺掇着去的。)

我们知道玄霄这三段其实都故意隐藏了实情。但是这三个人的性格特征却把握得很准。

对天河的评价——
        玄霄:他看来好动,其实最无杂念,不然也不会一听口诀,便能心随意动,立时有感。
(“最无杂念”玄霄跟天河没接触几次,却能看出天河的赤子本性。)

对紫英的评价——
        玄霄:以慕容紫英铸剑之才,数年来却也未得重用,凭他资质,应该早有所成,难道不是你心鬼做祟?你是担心他胜过你吗?哈哈、哈哈哈~
(从终局夙瑶对紫英的话看来,玄霄对紫英能力的评价是很中肯的。)


而他强悍的辨人能力,在夙瑶这方面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你可以看出,玄霄基本能够揣测出夙瑶的一举一动。
(1)
       韩菱纱:掌门原本想让其他人做我们的师父,可那人又正好下山,这才换了紫英……
       玄霄:下山去了?夙瑶这推托之辞未免太不高明。

对应情节:
        夙瑶:……你须谨记,只教授他们三人简单的练气吐纳,其他高深剑术不必涉及,谈及本派秘事,更要谨慎出口。
        慕容紫英:……掌门,弟子不明……
        夙瑶:其余不必多问,我令他们入门,乃是另有机缘,日后你自会晓得。

(夙瑶的确没对这几个小辈上心。她也就是想让紫英:一个不怎么知道当年实情的人来带他们装装样子而已。)

(2)
       云天河:我就说嘛,掌门一向小气……
       玄霄:哦?夙瑶如何小气了?
       云天河:……山下有个村子没水了,我们想找她借水林猪用一下,她都不肯——
       玄霄:你们几个~当真是初生牛犊,要知水灵珠乃是琼华至宝,依夙瑶的性子,她如何会轻易拿出?

对应情节:

        夙瑶:水灵珠乃本派宝物,非同一般,岂能做出这等“出借”之举?何况妖界即将来袭,这种时候本就不该节外生枝。

对应情节:
        云天河:……水灵珠……你还记得?……
        玄霄:自然记得,你说过想找夙瑶要水灵珠,她却不允,你的事,大哥一定替你作主!
        夙瑶:不可!玄霄,你疯了?本派宝物岂容你如此糟蹋?!

(夙瑶作为一个开拓不足、守成有余的掌门,对门派至宝极其爱惜。而谨慎小心的性格又让她不会冒险外借水灵珠。即便是妖界已经不堪一击、危险不再的时候,她也依然舍不得。这跟玄霄对她的判断一致。)


(3)
        云天河:大哥,我、我不打算继续待在琼华派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来禁地。
        玄霄:……!
        玄霄:夙瑶逐你们下山?!
        云天河:没有啊……是我自己不喜欢这里。

对应情节:
       夙瑶:不懂便罢,如今妖界虽然按兵不动,但大敌当前,岂可轻忽?紫英你还是回去多多修行,勿要被杂念所扰。
       夙瑶:至于其他几人就自行下山去吧,最好将山上的一切通通忘记。

(夙瑶真是过河拆桥……原本就没当自己人看,得到望舒剑之后就直接赶人了,免得这几个家伙闹着不走惹事生非……)


(4)
        玄霄:夙瑶,这么多年过去,你忌才之心,还是一点未变。
        夙瑶:你!你胡说什么!
        玄霄:哈哈,胡说吗?
        玄霄:太清的弟子之中,以你资质最不出奇,到头来却阴差阳错做了掌门,你大权在握,难免患得患失,深恐哪一日便会被抢去手中一切,为此连长老都不愿晋升。
        玄霄:以慕容紫英铸剑之才,数年来却也未得重用,凭他资质,应该早有所成,难道不是你心鬼做祟?你是担心他胜过你吗?哈哈、哈哈哈~

佐证:

        青阳:…………夙瑶嘛,她的资质原本也算得上出类拔萃,奈何老掌门的其他几位弟子更是万中选一之人……
        青阳:夙瑶虽十分刻苦,但若不是大弟子玄震死于十九年前的大战,夙玉、云天青出逃,而玄霄又被冰封,无论如何也轮不到她继任掌门之位。
        青阳:所以……她难免患得患失,任何事情都想思虑周全,她这么做,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啊……

对应情节:

        夙瑶:……紫英……琼华派毁于我手,实在无颜面对历代祖师……
        夙瑶:……昔日妒你才华,不再让你修习高深的仙术,实乃目光短浅,望你能原谅我……日后定要再光大琼华派,一切便交付于你了……

(这一段是对夙瑶心态的分析。并且获得了夙瑶本人的承认——她的确因为妒才而没有重用紫英。)

(5)
        玄霄:既然如此,我便吩咐你两件事,第一,禁地发生这种种事情,不必告知掌门。
        玄霄:第二,其他几人闯入禁地,依照门规本应重罚,但我命你不可追究此事。

        云天河:那怎么办?我们去求掌门——
        玄霄:夙瑶吗?求她何用?

这两处是没有对应情节的。但是这里可以推测:若是天河他们告知掌门他们发现了玄霄,夙瑶定然会以擅闯禁地问罪下去。而玄霄是不希望他们因此被问罪的。夙瑶关了他那么多年,如果想放他出去早放出去了。


(6)唯一不同的一处是在这里——

        玄霄:我竟被你这无能之辈冰封十九年,实乃此生大耻……所以你最好闭嘴!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玄霄:如今我破冰而出,碍于情势,要与你共使双剑,但你最好识相,凡事只管点头去做,不然我连你都杀!
       (在妖界入口处,玄霄警告了夙瑶并且给了她点颜色。可是夙瑶却毫无反抗。并且之后收敛了很多。)

         玄霄:你劝夙瑶能有何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以她之力,只能对我惟命是从!

佐证:

        慕容紫英:长老,弟子尚有一事未明……纵然师叔已经走火入魔,掌门却仍是神智清明,琼华派飞升,凶吉未卜,掌门难道不会就此罢手?
        青阳:……夙瑶素来好强,自是要倾尽全力,达成吾派数代以来的宏愿,她身在局中,怎能轻易放下执念?何况玄霄也不可能让她罢手……
        青阳:且夙瑶并非望舒之主,勉力施为,定要玄霄相助才能使用望舒剑,又不得不臣服于他……如今整个门派,怕是系于玄霄一念之间……

对应情节:

        夙瑶: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此时放弃,更是一无所得!

        夙瑶:我来助你。
        慕容紫英:掌门!您——
        夙瑶:琼华飞升,兹事体大,容不得你们继续妨碍!

这里是唯一一处玄霄猜对了结果但没猜对夙瑶心思的地方。

玄霄对夙瑶的选择很清楚:他知道夙瑶定会服从于他。但是他认定如此的理由却与夙瑶真实的理由不完全相同。

玄霄认定了夙瑶是弱者。他的观念是强者为王,天经地义。她的力量实在过于弱小,必定会对他唯命是从。何况夙瑶本人已经骑虎难下了。

       玄霄:掌门?琼华一系被你经营成什么样子?!自身资质平平,又忌才妒能!你不妨看一看其他弟子,可还将你当作掌门?!
       夙瑶:你们!你们!……
       璇玑:掌门……
       玄霄:强者为王,乃是天经地义,如今他们或臣服、或惧怕于我,又哪里还会听从你半句话!

而夙瑶,她有没有惧于玄霄,骑虎难下?有。但她忍辱负重不全为此——琼华飞升,兹事体大。她与玄霄合作考虑的更多的是顾全大局。否则在卷云台,她在一旁看玄霄闲话就好,根本不必出手。


这些对人性的把握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玄霄对性格以及夙瑶行为的推测都偏理性,他给出夙瑶行动的依据通常都是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这样做有什么样的风险,并依据她的性子进行推断。情绪上的推测很少也很很单一,基本只涉及了患得患失、嫉妒这些跟自身利益相关的情绪。换句话说,玄霄对夙瑶的分析,是利益关系成分多,情感影响分析少。对于夙瑶这个情感思维偏重理性的人而言,是很有效的。

 

2、人之常情不甚重视

与之相对,玄霄却人的情绪和感情方面把握欠佳,甚至有些驽钝。对于一个情绪化的、感性情感占头脑主导的天河,他却看不清、摸不透。这主要体现在他与天河第一次决裂部分。


初识:
        玄霄:……你们闯入禁地已经很久,都回去吧,即便有种种疑问,也无须再提,只当幻梦一场。
        云天河:那……还能再来吗?
        慕容紫英:云天河!你将本门禁地当成什么地方!
        玄霄:…………
        云天河:不行吗?
        玄霄:若想来此,改日再说吧。
        慕容紫英:师叔……?
        云天河:好,改日~呵呵。

这时候他应该并没有料到天河想要再见到他。毕竟从理性上讲,紫英的话更有道理。


后续情节有一段对天河的心里描述解释天河为何想要见玄霄——他想要从他身上找寻自己的父母,寻得亲人。

        云天河:(……玄霄……呵呵,感觉跟爹有点像,可是又不太一样……)
        云天河:(……他以前和爹、还有娘一定很要好吧?后来为什么会被封在冰里呢?)
        云天河:(下回见面一定要问他……)

菱纱看出来了~~

        韩菱纱:就是玄霄嘛,都写在脸上了!虽然你平时就一副没烦恼的样子,可是只要一说到去看那个人,你的眉毛眼睛,说不出哪里,更是显得特别开心。
        云天河:玄霄他……是不太一样,我觉得他有点像爹,可是又更像哥哥……唉,我也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不知想得对不对……
        云天河:反正……我爹娘的事、玄霄被封在冰里的事,总也放不下……但是我看玄霄好像不想多说,我……想问又问不出口……


第二次禁地相遇:

        玄霄:是你?
        云天河:是不是这时候不能来?
        玄霄:……无妨,你可是有事想要问我?

玄霄没有料到天河会来,但是他很快就猜出了天河来的目的——问问题。


然后天河再一次让他惊讶了:

        云天河:这可惨了~天下那么大,就算用御剑来找,也要花上很久,说不定一辈子都找不完!
        玄霄:你……
        韩菱纱:……天河,你想帮忙吗?
        云天河:当然!
        韩菱纱:可是……这毕竟不算小事,说不定还涉及派中秘辛,我怕……
        玄霄:你们不必插手,生死之事,尚要听天由命,何况这等去留,又岂随我意。
        云天河:玄霄,别这么说……我是真的想帮忙,你是爹和娘的师兄,爹在的话,也肯定要管!
        玄霄:…………
        云天河:再说,就算你伤了人,被关在这儿这么久,还不够吗?
        云天河:我打定主意了,让我帮你吧!
        玄霄:……你已这样说,我再推托,便显矫情。但你随时都可反悔,我不会怨怪。
        云天河:我答应你了,就不会反悔!

为什么玄霄会惊讶?因为他的事情本与天河无关,菱纱也说了“毕竟不算小事,说不定还涉及派中秘辛,我怕……”给天河分析了一下利弊,“不帮”要比“帮”的好处多。这时候玄霄也阐明,自己并不强求别人帮助。可是天河却执意要提供帮助——出于对玄霄的同情。这里天河的行为是偏感性的,理性方面的利害得失,他考虑的很少。

于是玄霄以教导天河“凝冰诀”作为报答。

        玄霄:……无论如何,你气色如常,应可修炼我所创的“凝冰诀”,这虽然只是心法,并不能使功力一日千里,但时日久了,便可固你根基,令你修行事半功倍。


而当天河带着第一件寒器回来的时候,玄霄再一次惊讶了。

        云天河:玄霄~
        慕容紫英:弟子参见师叔。
        玄霄:何事如此高兴?
        云天河:你看!我们已经找到了三寒器其中一个,光纪寒图!
        云天河:不算太难,只要再得到另外两个,你就能从冰里出来了!
        玄霄:……你怎么……看来比我还高兴?
        云天河:呵呵,不可以吗?
        玄霄: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人会为我如此耗费心力…………

玄霄不明白天河为何会为自己如此高兴。按理说,寻找寒器对天河本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所以天河高兴,全然是为了自己。(这也是天河偏感性的一面。)这让玄霄惊讶,进而感慨“世上竟还有人会为我如此耗费心力”。

至此,玄霄开始将天河当自己人看待了。他首先认天河做义弟,之后他开始主动关心起天河,第一次为天河考虑。

        玄霄:很好,眼下务必勤加苦修,勿要牵扯儿女私情,否则只会生出无穷烦恼。

为啥说是第一次为天河考虑呢,之前玄霄对天河的提问,都集中在天河奇特的体质、或者是询问周遭近况。而只有这句话是从天河的角度出发,关心天河本人的利害得失。


第四次禁地相遇,则是天河跟紫英吵架之后——

        玄霄:天河……怎么回事?你气息混乱、神色不定,出了什么事?
        云天河:…………
        玄霄:莫非……是修炼凝冰诀,寒气侵入经络……
        云天河:大哥,我身体没事,好得很……
        玄霄:嗯……看来你的体质的确非同一般,实在令人……
        玄霄:……既然无恙,为何气息如此混乱?

天河心里藏不住事,他心里难过就自然会浮现在脸上。可是玄霄一见天河,第一反应居然是天河身体不对,当天河否认,说自己身体没事之后,玄霄却依然猜不出天河是情绪上出现了波动。


而当天河说明原因时,玄霄却显得有些护短~~

        云天河:我和紫英……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都很生对方的气,我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变回以前那样……
        玄霄:慕容紫英?那定是他的不对了!

开导天河之后,天河提出下山~~

        玄霄:下山?
        云天河:大哥,我、我不打算继续待在琼华派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来禁地。
        玄霄:……!
        玄霄:夙瑶逐你们下山?!
        云天河:没有啊……是我自己不喜欢这里。

显然是出乎玄霄意料的。但他最初的反应是——夙瑶逐他们下山。因为他依据理性和对夙瑶性格的把握,判断出夙瑶有驱逐他们的可能。

        云天河:一路上也挺不错,但是进了琼华派,我有点讨厌这里的人……当然不是大哥你,也不是紫英,而是其他弟子,他们骂菱纱是小贼,还想把她赶下山,我实在很生气……
        玄霄:……这么说来,你要走,却是为了那个姑娘?

玄霄没有想到天河会因为菱纱而下山。(天河给出的这一理由也是很偏感性的。)而考虑到菱纱的望舒宿主的身份,他是不是会有些担心天河对菱纱的情谊?

许多人讨论过玄霄是否故意对天河隐瞒了真相,可惜这一处看来,玄霄是有隐瞒的意图的——

        玄霄:……好、好!我等这一日,已等了太久太久!天河,你帮了大哥很多!帮了琼华派很多!
        玄霄:以时机来说,确是分毫不差……
        云天河:时机?
        玄霄:……没什么。天河,若是大哥希望你留下,你也不愿吗?

如果说菱纱的身体状况是因为天河从未问过所以玄霄没告诉他,这里则是天河明显产生了疑问。玄霄却转移了话题——他此时还不希望告诉天河实情。尽管他还是希望天河能留下。


        玄霄:不过……大哥尚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能否答应?
        云天河:什么事?大哥你尽管说。
        玄霄:你身上望舒剑可否借我一用?因羲和、望舒原是配剑,我运功破冰,除去三寒器之外,还需双剑的阴阳之力配合。
        云天河:这个啊~大哥尽管拿去,反正这本来就是琼华派的东西,与其留给那个小气掌门,不如留给你比较好。
        玄霄:……多谢。

这里玄霄明知道菱纱对天河的重要影响,而他很快就要使用望舒之力损耗菱纱元神,但却依然没有告诉天河实情。不出所料,天河在不知情的条件下爽快的答应了。

        玄霄:天河,你助我良多,玄霄永志难忘。
        云天河:说什么……我们都是兄弟了,帮你是应该的吧?
        玄霄:是啊,兄弟……

玄霄再一次表示感谢,天河拿出兄弟情谊来说帮忙是应该的。这时候玄霄呢喃了一句“是啊,兄弟……”幻大给出的解释是玄霄缺乏亲情体验,我倒觉得不一定。因为玄霄首先说了“是啊”,肯定了兄弟之间理应互相帮忙;之后才重复的“兄弟……”,或许他只是想到,他也曾与天青以兄弟相称,情同手足,但最终还是落了个“兄弟阋墙、朋友反目”的结局……这种其中的滋味,未经世故的天河是无法理解的……

之后玄霄就将天河送走了。

        玄霄:…………我相信,你我缘分不会如此之浅……
        云天河:(……呃,大哥这样讲,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玄霄这句话说的很有意思~他或许已经料到,因为望舒的关系,今后两人的相遇,不一定会很愉快……

这是玄霄与天河结交关系的上半部分。整体情形就是玄霄不断地为天河的举动而吃惊,进而为天河的真诚所感动,与他结为兄弟,并开始主动关心他。这里玄霄最初对天河行为的推测主要是通过理性判断,这方面没什么令人奇怪的,毕竟两人此时还不是很熟;而天河情感主导的大脑倒是显得他的行为不太符合常理(但符合人之常情)。但是结为兄弟之后,两人建立了情感上的纽带,玄霄对天河的解读就开始偏感性(比如说他估料到天河会看在大哥的份上将望舒剑借给他。),他对天河的行为推断也准确的多了。

——————————

然而,当天河再一次出现在玄霄眼前时,玄霄却又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对天河情绪和行动上的把握。——他似乎理所当然的认为,只要自己还认天河这个兄弟,给天河实实在在的好处(邀请他升仙,满足他的愿望),天河就会依然认他做兄弟。

        玄霄:天河,有一阵子不见了,大哥很是挂念你。
        云天河:……大哥,一切……都是你骗我吗?
        云天河:你和掌门都在骗我?!其实……你只想取回望舒剑,只想升仙,只想强夺幻瞑界的灵力?!
        玄霄:……有些事,我确实没有对你说真话,但也未必说了假话,事到如今,真真假假又有什么重要,最重要的是——
        玄霄:我还是把你当兄弟,绝无害你之心。
        云天河:可恶!我是那么相信你!!
        夙瑶:不自量力!!

这里是夙瑶帮玄霄挡了一剑。可见玄霄本人压根就没想到天河会有如此举动。他好像认为:只要自己一句“还把你当兄弟”,天河就不会在意自己曾经严重欺骗了他……

当天河知道望舒的真相的时候,玄霄似乎也认为,只要让“焦虑”的天河知道菱纱可以救活,天河就不会计较望舒的事情……

         云天河:……因为这样,所以在墓室里,菱纱碰了那把剑,剑才会发光……
         云天河:所以青阳和重光长老才会让我少用望舒剑……
         云天河:所以重光长老才会传她心法、送出暖玉……
         云天河:所以菱纱的身体才会越来越差,越来越怕冷……
         云天河:这所有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你们通通知道,却从来不说!!
         玄霄:天河,你莫焦急,待我成仙,救回韩菱纱不过是举手之劳。

(天河这一连串的句子里,焦虑、懊悔、难过什么的都有,但是气愤比重也是相当的大:“你们通通知道,却从来不说!”可见他因菱纱的事情有些迁怒于玄霄。但此时玄霄却对天河说“你莫焦急”- -好吧,天河的确【会】为菱纱的情形而焦急,但他此时的情绪绝对不仅仅是“焦急”可以概括的。)

之后他又立即邀请天河升仙,来“拉拢”天河。

        玄霄:……天河,你体质特异,能够天生不受寒冰之气侵扰,想必是万中无一的资质,不如与我一同修行,不久即可白日飞升,从此逍遥天地间,岂不是很好?

然后玄霄又阐明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自以为自己已经说明白自己没变,却没有看出天河越来越懊悔的神情……

        玄霄:只要取了紫晶石,不久即可白日飞升,为前人所不能为,做到历代掌门梦寐之事!这是我如今唯一要做的!
        玄霄:哈哈、哈哈哈~
        云天河:……大哥……我当初不该帮你……

然后他又表明自己无心害天河——这是在回答天河之前的疑问,而非出自观察……

        玄霄:……而且,我虽然讨厌云天青,却不讨厌你。起初利用剑鸣引你们来禁地,只是想见见云天青和夙玉的后人,看一眼便是,却没想到你说要帮我……
        玄霄:你为我破冰四处奔波,我们相处时日虽短,情份却如师徒如兄弟,世上我最感激的人便是你,又怎可能杀你?
        云天河:…………

玄霄在回答完天河的疑问之后,也不看天河的神情(一连串省略号),自以为已经足够说动天河了,于是再次提出一同飞升。

        玄霄:如何?还是与我一同升仙吧?

玄霄又用水灵珠再次打动天河:

        云天河:……水灵珠……你还记得?……
        玄霄:自然记得,你说过想找夙瑶要水灵珠,她却不允,你的事,大哥一定替你作主!

这时天河有所触动。他感念的是“大哥还记得我当初的这句话”。但玄霄却似乎没看到天河感动的地方,还以为天河是因为“你的事,大哥一定替你作主!”而感激于他。所以他前半句轻描淡写,却特意强调了后半句。

之后再次邀请天河一同飞升:

        玄霄:你要用水灵珠救人,尽管去救!还需什么,尽量开口。待那些俗事了却之后,便与我一同飞升吧!

天河又做了最后一次尝试——他提到了他的父母,希望玄霄能想起当年的情谊,变回从前的大哥……

         云天河:…………大哥,你知道吗?……当初我娘她……她最喜欢的人其实是你啊……
         玄霄:…………是吗?
         云天河:真的!是爹亲口告诉我的!我去鬼界见了爹的魂魄,他还一直在等你,他说害得你这么惨,他一定要当面跟你说对不起,才去投胎……
         玄霄:那云天青定是要等上千年万年了!要知我成仙之后,寿命岂止短短数十载!
         云天河:大哥!
         玄霄:……罢了,过往之事,何必再提。
         云天河:不对!那天在禁地里,你明明说过的,你说很后悔伤了一个人的心,可是那个人已经死了,你再也没有机会说对不起,那个人……就是我娘吧?!
         玄霄:云天河!你烦是不烦!
         玄霄:我邀你一同飞升成仙,你却尽是提些前尘旧事,令人不快!
         云天河:……大哥……
         云天河:……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大哥了……
         玄霄:你?!

可是玄霄却丝毫不领情。他先是略带得意的说“那云天青定是要等上千年万年了!”,然后表示不愿提。甚至直接说与天河父母的那些往事都是“前尘旧事,令人不快”。

可玄霄即便你讨厌天青、不愿提起夙玉,但人家毕竟是天河的父母耶~~你以为天河在听到这些话之后,会一点感受都没有么?……果真,当玄霄说完,天河就不肯叫他大哥了。

        云天河:你说你控制了羲和剑的力量,我却觉得,你这个样子,好像爹说过的心魔深种,已经完全不是你了……
        云天河:你我从此再无关系!你把望舒剑给我,我不能让你再害菱纱!
        玄霄:你说什么?!
        云天河:你做的不对,我不要你当我大哥了!把望舒剑还来,我不想借你!就这么简单!
        玄霄:你!!
        慕容紫英:天河!快快退后!那阳炎会将人焚成灰烬!!

可见此时的玄霄,完全没有料到天河会与他断绝兄弟情谊。(虽然前面天河已经有了那么多的情绪积累……前面所有的对话天河的脸色都不会好看……可他却没有察觉……)

         玄霄:云天河,你三番两次顶撞,我本不该姑息!
         玄霄:只是我还记得在禁地说过的那些话,你助我良多,玄霄永志难忘。
         玄霄:紫晶石既已足够,我就再让你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妖界束缚已除,妖界之主的命也送给你吧!
         玄霄:你不愿修仙,爱去哪里便去哪里!只是要将望舒剑归还,却是万万不能!

此事的玄霄,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天河的不是。(三番两次顶撞,我本不该姑息!)将一个他不再需要的东西顺水推舟送给了天河(妖界之主的性命),但是他升仙需要的望舒,却万万不可能。——可这反而是天河最想要回来的东西。


在这里玄霄是希望天河能够跟他一起升仙的。可是他对天河的行为推测,都是建立在——表明自己对天河好(我还认你做兄弟,绝对不会害你)、给天河实际性的好处(升仙、水灵珠、救活菱纱),却完全无视了天河脸上越来越不妙的神情。他似乎不能理解天河在乎感情要比升仙什么的多得多。天河会因为被欺骗而愤怒,会因他对天河的父母不敬而生气;他在乎的不是水灵珠而是“大哥还记得”……这些玄霄统统没看到,他只是在抱怨——已经给与天河眼前实实在在的好处了,为何天河还不领情……

发生这种错位的原因在于:相对于天河感情主导的大脑,玄霄过于理性和现实。玄霄对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分析及其精准,但是却忽视、甚至故意无视了情感对人能产生的影响。他对付夙瑶还绰绰有余。因为理性的夙瑶为达到自己的目的,她会自己排除感情干扰。所以她即便是当众受辱也能忍辱负重继续与玄霄合作。但是对于感情主导的野人,玄霄的那些“实际的好处”,反而进入不到天河的心。

各位可以参照一下菱纱做法,就明白了——

       韩菱纱:好厉害,难怪你能做山顶野人这么多年!
       云天河:……?
       韩菱纱:啊,不,我这绝对是夸你!

这一段菱纱夸奖天河,但是天河却没听明白,菱纱一看天河的表情就急忙澄清,让天河消除误会。这里她看懂了天河的表情,并立即进行澄清。

       云天河:如果有个人,别人都对他不好,那他一个怎么可能打赢那么多个,我当然要帮忙,爹说过要保护弱小嘛!
       韩菱纱:你……哈哈哈,不错不错,锄强扶弱,有当大侠的潜质!
       韩菱纱:(才怪……)

菱纱说了个善意的谎言,她并没有告诉天河自己真实感受,主要就是顾及天河本人的感觉。

在梦璃跳入妖界之后,天河和紫英因为之前的争吵又加上梦璃事件,尴尬冷场。菱纱立即挺身分散两人注意,提醒他们面临共同困境。

        韩菱纱:喂!我说你们两个,与其花时间在这里互看,倒不如快点走!
        韩菱纱:什么都还没做,自己人就先闹起来啦?

气氛果然有所缓和,紫英拿出了准备多时的剑赠与天河。这个时候菱纱趁机代紫英说出了心里话——让紫英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非常顾念这份友情的。这样一说就再度弱化了两人的分歧,将注意力转移到朋友情谊上。以友情打动天河。

        韩菱纱: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已经很厉害了,而且以你的性情,如果是给朋友用的剑,你一定更会费尽心思去打造……
        慕容紫英:……
        韩菱纱:我说对了吧?
        云天河:……

两人态度果然缓和。在菱纱再三撺掇下,两人和解总算达成。

这里紫英和天河的根本分歧解决了没有?没有!紫英依旧坚持杀妖,而此时又增加了一个梦璃问题。分歧是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所以他们两个怒气冲冲的互瞪了好久)可是菱纱却充分利用了紫英和天河两人的情感方面的因素,将分歧暂时从视野中引开,获得两人和解。她除了将两人注意力引开的那句“与其花时间在这里互看,倒不如快点走”之外,其他的都侧重于强调紫英对天河的情谊,让紫英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友情的珍视;也从情感出发,最终达到软化野人的目的。

不过请注意:菱纱对云、紫二人的调解只是暂时性的。两人友情最终没有破裂,最关键的原因是紫英最终改变了自己的人妖观,这才使得两人根本性的分歧得以消除。如果紫英依旧坚持见妖杀妖,那么天河迟早还是会跟他反目的。这也许就是菱纱所感叹的“改变了过程但改变不了结局”。不过这一处菱纱也未必白费了功夫——因为她,天河和紫英暂时和解并踏上了寻找梦璃的路,这在客观上创造了一个促使紫英转变观念的环境,而紫英也的确将自己拌过来了。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玄霄依照了菱纱的做法,那么他和天河还会不会决裂呢?答案是:会,绝对会。因为天河是一定要夺望舒的,而玄霄又一定不会给他。这对矛盾是根源性的,无法调解。“菱纱小技巧”的区别仅仅在于——天河会在要求归还望舒未果之后,再与玄霄决裂……- -

所以,这两人最终反目的根源在于——
(且看第三部分~~~~咩~~~~)


3、玄霄——重情?淡情?

玄霄是一个很现实的人。他眼中的世界,大抵是一个十分现实的、人情冷漠的世界。人与人之间是利益需要大于情感需求。无利可图的事情,不会有人愿意去做。也许琼华时期玄霄还不至于于此寡情,但长期的冰封生涯也足以让他寒透了心。唯一的两个朋友离他远去;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无人顾他生死。这种人情的冷漠,使得他看待眼前的世界也变得冰冷。他的世界是强者为王的世界(对夙瑶动粗的那段),弱肉强食,人的感情是不被重视的。他用利害关系来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忽视甚至故意无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作用。所以他吃得透夙瑶,却拿不准天河。所以天河对于他而言,才会如此特别。

        玄霄:强者为王,乃是天经地义,如今他们或臣服、或惧怕于我,又哪里还会听从你半句话!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过,寻找三寒器的是四个人,不是天河一个人,为何玄霄只对天河一个人好?却完全无视了梦璃、菱纱和紫英?

也许你会说,玄霄早就认出梦璃是妖,出于对妖的厌恶,所以不感谢她;菱纱是望舒宿主,他早就将她看成了一根剑柱;那么紫英呢?紫英也出了不少力。可是玄霄没有对他说过一句好话。卷云台上最先收拾的,就是他。

其实最冤枉的还是菱纱。她身体不好还热心带路。玄霄破冰之后用望舒损耗真元,差点为此将命送了。菱纱为寻三寒器出力;日后升仙出了自己一条命;怎么说都比天河牺牲大。可是玄霄对于菱纱,却没有一点感恩之情。甚至连道歉的意思都没说。他好像理所当然的认为,菱纱就活该做成剑柱。日后将菱纱复活,已是最大的恩赐了。

        玄霄:你的性命是我的!飞升最后时刻将你牺牲,才算死得其所!想要自尽乃是痴心妄想,我不会让你如愿!

我们再来看看他对天河态度最关键的一次转变——

        云天河:玄霄~
        慕容紫英:弟子参见师叔。
        玄霄:何事如此高兴?
        云天河:你看!我们已经找到了三寒器其中一个,光纪寒图!
        云天河:不算太难,只要再得到另外两个,你就能从冰里出来了!
        玄霄:……你怎么……看来比我还高兴?
        云天河:呵呵,不可以吗?
        玄霄:只是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人会为我如此耗费心力…………
        玄霄:好、好,天河,你很好,你看我们结为义兄弟如何?

这里最关键的一句话是:“这世上【竟】还有人会【为我】如此耗费心力。”

梦璃、菱纱是为了陪伴天河;紫英则是为了玄霄出关,帮助琼华度过危难。

        云天河:师叔,你不是很担心妖界要来了吗?玄霄如果从冰里出来,一定能帮上忙吧!
        慕容紫英:好,我跟你们一起去!

四人之中只有天河一人,是为了玄霄本人奔波。他会为找到寒器而高兴,为了玄霄情形有望好转而开心。

所以玄霄眼中,天河才会如此特别。——不是因为天河帮他良多,而是天河居然把他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看待,甚于自己。

玄霄是个投桃报李的人。天河对他如此用心,他在感动之余,也将天河视为自己人。所以他要和天河结拜。之后还极力邀他升仙,有报恩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他早已将天河的事情等同为自己的事情。

然而,最终他还是失望了。他以为自己对天河好,以为拿出那些他自己珍视的东西——邀请天河升仙,或者说满足天河的愿望——赠送水灵珠,天河就能高兴。但是他却不知道天河心里最珍视的不是升仙、不是水灵珠,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情。

玄霄一生,情之一字,从来不是他生活的重心。他重情,但是情从来超不过他的事业。19年前天青夙玉的情谊无法使他做出让步;19年后的天河依然无法让他做出事业上的牺牲。他顾念天河的情谊,他能送出水灵珠,能送掉妖界,但是天河最想要回的望舒剑,却万万送不得。

天河最终还是走到了与他对立的一面。他当初帮助玄霄,是出于自己的心;而他与玄霄决裂,也是出于自己的心。——无论是当初同情玄霄的孤寂,为玄霄鸣不平寻寒器;还是日后惊讶玄霄心魔深重,为菱纱抢望舒阻飞升,都是天河自己内心的判断。天河重情,但他亦有判断——那些来自于天青的,对于是非对错,人生抉择的宝贵人生价值观念。

天青的一生都是在为自己的心而活,却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无论是救柳伯,还是救梦璃,亦或是背着骂名下山,还是搭上性命救夙玉,他一直都在为他人付出,却很少考虑到自己。天河亦是这样的人。他会为了玄霄寻寒器,会为菱纱夺望舒,会为山下的百姓冒天险;相对于玄霄给予他自身的实实在在的好处,他会更加担忧大哥心魔深重,更加珍视菱纱的性命。19年前的天青是19年后的天河,19年后的天河是19年前的天青。父子俩虽然性格迥异,但是精神上是同一个人。玄霄会被这样的人所打动,因为他们会为朋友两肋插刀,无私奉献丝毫不记所得;但他又会为这样的人所伤,因为他们同样会为了别人奋不顾身,甚至会站在自己的敌对面,只因对方心里,永远不可能只有他一人;他无法理解,情、理、仁、义等等这些他所不看重的东西,恰恰是对方最珍视的瑰宝,当他为事业抛弃这些东西的时候,也就是他们决裂之日。即便是最好的兄弟,亦难免反目相杀,成为敌人。

这也是独属于玄霄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1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